浮华虚镜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柳动蝉鸣日落潮汐,不能自已。

    #前言不搭后语

    #没有后续

    #杀蟒?


    许昕是个单身的omega,在国家队这种alpha泛滥成灾的地方,可想而知有多受欢迎。隔壁羽球队的王适娴是他的同学兼好朋友,和男朋友每天晃悠着在面前各种秀恩爱,许昕也是很无奈啊。

    “谁让你们乒乓队禁止队内恋爱,”王适娴看着他不住地笑,“否则一群人排着队要当你男朋友。”

    许昕翻了个白眼,脑里把大小众队友想了一遍,打了个寒颤,连连摇头,“太惊悚了。”

    “不是啊,考虑一下呗,这么多优质alpha摆在那儿,像马龙、继科,简直浪费啊。”

    “打住!我师兄直得不仅要omega,还要女omega;至于张继科,他自己说单身狗好做,得做到45岁的。还是说你要给你?”

    “我跟谌龙好好的呢,别乱说。”

    今天国乒和国羽都休息调整,许昕和王适娴无聊得很又许久没联络了就约出来吃了个饭。回去的路上一男一女两个omega走在一起还挺打眼的,没到公寓门口分开就被人叫住了。

    还没等许昕扶好眼镜好看清是谁,王适娴就先打了个招呼。哦,我哥,许昕笑了。

    他哥陈玘,杀神名声在外,王适娴识趣儿说了再见快步走了。陈玘看着还在那站着的许昕,招了招手,“二二啊,去哪了?”

    “没哪,跟适娴去走了走。”许昕走近前去,下垂眼看着陈玘无辜得很,陈玘也不想说他两个omega出去怎样怎样的,他拍拍他的肩,跟他并排走进公寓楼。

    许昕一边走还一边摸着鼻子吐槽,“哥你能别叫二二了吗,叫着叫着我都越来越二了。”

    “你本来就二,要不然叫你什么,昕昕?蟒蟒?”

    陈玘是个alpha当然一点都不稀奇,但是今天是他的发情期,A的发情期没有O来得热烈,也就是有点暴躁和味道比平时浓些,他努力收着信息素,不让自己影响到旁边的omega。

    “哥,”许昕用力嗅了嗅空气中特殊的味道,“要陪你去队医那里来一针吗?”

    “别别别,我自己去,你回房休息。”

    许昕一个常年混迹在alpha里的omega,其实对很多气味都不太敏感,有时候陪着马龙张继科等人去队医室也没事。但就是陈玘,陈玘发情他准能闻出来。他陪陈玘去打抑制剂的经历只有一次,那时他刚分化不久,被突然爆发的信息素刺激得发情了,还没来得及打针的陈玘差点扑上来吃了许昕。

    所以陈玘没再让许昕陪他,即使许昕已经学会怎么控制自己,他可不敢冒险了。

    他们认识得早,许昕更是在江苏老家的时候就听说过杀神大名,进了国家队之后深受他这个满口东北口音的同乡哥哥照顾,然后就被带得一点听不出是南方人,这也是很无奈啊。别人说omega就应该说话软软糯糯的,但是等许昕分化已经为时已晚了。

    “蟒啊,今晚跟哥去浪不?”

    许昕打开门,张继科倚着门框装狂拽酷霸帅,桃花眼盯着许昕笑得邪邪的,活像约会女朋友的不良少年。

    “不去,明天不训练了?听昕爷一句劝,要不然一万米等着你。”

    “明儿下午才恢复训练,你担心个什么劲,科哥的车借你开几天?”

    许昕心动了,张继科的车啊,他自己都没开过几次,四舍五入也算是崭新崭新的。

    晚上许昕是和张继科一起出现的,两人没分化前是室友,关系比跟他亲师兄还要好。结果一进门就看见了二王一马等人,便热络地打了个招呼,找位置坐下后便开始跟张继科咬耳朵。

    “怎么把大力哥他们也叫来了?”

    “闲得慌嘛,就一道来了。”

    “那我哥呢?”

    “他不是特殊日子吗,说不来。”

    “特殊日子……”许昕翻了个白眼,放松了姿势玩手机。

    但是陈玘来了,一进门就开始嚷嚷,“二二一个omega大晚上的跟一群精力旺盛的alpha一起,出事了怎么办?”

    “玘子你不是那什么吗,还来干嘛,就不怕影响大昕?”

    马琳第一个说出大家伙儿的心声,陈玘才不敢回怼,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离许昕远远的。

    “玘哥你要不把你的二二娶回家得了整天念叨着。”

    “我才不娶二二这小傻子。”

    “哥我还在这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28)
©浮华虚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