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虚镜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柳动蝉鸣日落潮汐,不能自已。

【龙蟒】爱夏

    阿黎太太的《现代爱情故事》的续篇,竟然拖了接近一个月……所以地址戳这里http://you12121212.lofter.com/post/1e69d13b_108283fd

    今天太晚了,希望早起的我的vip能看见~

    跟前篇各种画风不对,所以请斟酌食用啦

 

可惜许昕没走成,他倒是想潇潇洒洒一了百了,有人不愿意。

 

昨晚,马龙沉默着听许昕把心里话和盘托出,听他收拾行李,放任他到客房休息。家里那客房,不知多久没有人睡过了。马龙怕黑,开着小夜灯看书看了一夜没有合眼,专有名词繁多的一本金融方面的书,惯常搁在床头,许昕无聊的时候拿过来看两眼就能睡着。

许昕起的很早,他的睡眠质量其实不太好,大概是身旁有人才能睡的安稳,跟马龙睡在一起接近十年,好像都忘了自己独自躺在床上的感觉。不出所料,饭桌上摆上了早饭,这是多年来马龙养成的习惯,只要许昕在家,每天上班前都会给他做好早饭,好让他作息不规律的男友填饱肚子。

 

他们在候机大厅随便找了家咖啡店,店里正放着胡夏的《爱夏》,马龙看着低头搅咖啡的许昕,把这一举动归结为一时冲动。他向来不是个冲动的人,每天面对单调乏味的数据,时刻一丝不苟的西服套装,把他仅有的一点少年意气都磨得消失殆尽,所以他总是害怕许昕不喜欢这样的他。

 

“许昕,飞机起飞了。”马龙侧耳听着机场的广播,说道。

“所以你拉我过来还一句话不说是要做什么!”许昕扔了勺子,不知是因为误机还是马龙生气。

马龙确信不是前者,毕竟他们已经对坐沉默超过十分钟。他该解释,解释清楚这段感情在他心里的地位,去留全凭许昕,他知道的,许昕虽然看上去就跟个没心没肺似的,但也是个固执的人。

这里也循环放着《爱夏》,跟当年一模一样,只是当时在机场。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马龙就有理由相信,许昕绝对不认识他,即使他身后就是马龙的金融海报,他在金融界里是名人,年少有为、风度翩翩,在这个城市也是许多人追捧的对象,许昕的出现让他有点诧异,这个年轻的男孩笑着,眼里尽是璀璨的光芒,全是看一件艺术品的目光,马龙摸爬滚打勾心斗角的这许多年,是有多久没见过这么纯粹直接的眼睛。所以他答应了许昕的请求。

没有这一幅画,也就没有后面的故事。

 

他们有缘,否则怎么在茫茫人海中见到第二面。他不是个多么有艺术细胞的人,去许昕的画展,只是一个巧合,在手下的小姑娘热火朝天的讨论与安利中想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一幅客户喜欢的画增加印象分。可是竟然让他看见了自己的肖像,继而看见了画家。

马龙是个严谨的人,此时却不可抑制的相信虚无缥缈的缘分,他们有缘,许昕在此后不知提了多少次,而马龙十分乐意接受这种说法。许昕在这个城市呆了很久,画展办了一场又一场,邀请函也一次一次送到马龙手上,马龙乐意接他送他,他喜欢逛小巷子找好吃的,马龙哪是生下来就熟悉的,而且他还有个迷路的人设,他都探听好了,踩点踩了无数次,直到把那一段路跑熟。

世界上没有太多巧合,或许还是有那么一两次的,可是也仅是一两次而已。

 

“许昕,我想了很久,我们结婚吧。”

许昕刚喝的一口咖啡立马喷了出来,马龙拿过纸巾递过去,许昕下意识接过来擦了擦嘴角,“马龙你有病吧,早不说晚不说挑这会儿说你真能呢,我飞机都飞走了,机票钱亏了好吗。”

马龙脸上带着笑,许昕的絮絮叨叨在此时听来特别悦耳。他从口袋里掏出钱包和户口本,“择日不如撞日,你户口本呢?”

“在行李箱里呢。”

许昕愣愣地回答,现在的行李箱只怕是在天上飞着,马龙可以说是十分想唾弃刚才为了拖住许昕而直到飞机起飞才说话的自己了,“那你介意先度蜜月再结婚吗?”

“介意。”

……

马龙觉得自己少有的几次沉默寡言肯定都是裁在了许昕身上。

 

许昕还是坐上了去迪拜的飞机,马龙在他旁边,盖着毛毯睡得好好的,毛毯下两人十指交缠,马龙狠狠地扣紧了他的手。这已经许多年了,许昕足够了解马龙,他的一个决定势必经过了太多太多的心理斗争,特别是在感情上,当年他们想了多久,才从炮友成为恋人,所以说双向暗恋真的磨人,而且只怕是他们的这将近十年还是处于这一阶段,直到今天才真正才捅破了这一层窗户纸。

从朋友到炮友,再从419到forever,马龙一步一步带着许昕,算计着一切,他觉得自己是个贪心的人,十年八年的陪伴对于他来说远远不够,他当然希望可以陪许昕一辈子。

“你记得我们曾经在A大的草坪上放风筝吗?”马龙忍不住更凑近许昕,气息都喷在他的脖子上,“我把风筝线拽得紧紧的,手掌手背都红了,但是一直没有放手。”

“嗯,我的风筝飞了嘛,追都追不回来,”许昕笑了,手指捏了捏马龙的手心,“你说你这么在意干嘛,那样搞得我很逊诶。”

“我总是觉得,你跟风筝似的,自由自在地在天上飞,喜欢哪里就飞到哪里,但是我希望这片天空是属于我们的,所以紧紧地把线头藏在手心里。”

“我们的感情多淡啊,友达以上恋人未满听过吧,就讲的咱俩。”

马龙假装没有看见许昕红红的耳朵,直起背来伸手呼噜了一把他的头发,“过了这么多年,可能是应该分开一段时间想想,可是我不舍得,许昕在我的心里呢,所以希望眼里的还是他。”

“诶诶过分了啊,不能这么撩。”许昕忍不住嗷呜一声,牙齿往马龙锁骨上一嗑,狠狠地磨了两下,旁边的空姐决定还是跳过服务他们。

“你说爱情 也许没有想象的永远

才会有人忙着说再见,”

 

马龙轻轻哼起了他们听了很久的《爱夏》,

 

“爱上你第一个夏天 我就想给你整个世界

想带你一起去冒险想跟你一起接受考验

我的爱情并没有你想象的善变

只是全都放在心里面”

 

“马龙,以后要唱歌前可以先说一声吗……”

“……”

 

 

刚下飞机,许昕就急冲冲地跑到行李托运处,又等了一会儿终于把行李箱和画板拿了回来,马龙一手拉过他的箱子,另一手强硬地扣住许昕的右手就往外走,“来都来了,先玩玩?。

“不是要回去结婚吗?”许昕气急败坏地喊道,一心想把马龙往回拽,“哪有人先度蜜月再领证的!”

“谁说是度蜜月的,婚前旅行?”马龙哈哈大笑,“以后一定少不了你蜜月,地方你定?”

“尼玛的马龙,我要去非洲!”

 

许昕来过很多次迪拜,高楼大厦与遍地的豪车跟往日没什么不同,唯一新奇的点就是这次有马龙陪着他,是他从未有过的经历。

以前的马龙在地上仰望自己的风筝,但是从现在开始,他决定陪着他一起飞。

马龙订的酒店,豪华得很,许昕披着浴袍在房间露台摆好了红酒,悠哉悠哉地看风景。手机很不合时宜地响起,是马龙的。许昕拿过来一看,联系人的位置上是“高远”,马龙很照顾的一个后辈,跟许昕也很熟,所以他很自然地接了起来。

“喂?龙哥,我就是想告诉你一声,客户搞定了,你忽然走了真是差点吓死我们,幸好秦老师力挽狂澜要不然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我是许昕。”

“昕哥……”

“你说马龙把工作丢下了?”

“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就走了。”那边沉吟了片刻,“冒味问一句,昕哥最近你们俩是不是有什么不愉快,我看龙哥心情不大好,脸越来越黑了。”

“没事,已经解决了。”

“那就好,”林高远明显爽朗地笑了起来,“龙哥他也不容易,我刚进公司那会儿不明白,他怎么差不多天天加班的,后来跟久了,才知道龙哥是不想把工作带回家去让你看着心烦呢……”

马龙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无缘无故受了许昕一记瞪眼,带着疑惑把电话接了过来,林高远还讲得十分起劲呢,马龙轻轻咳了一声,声音戛然而止,“龙哥忙完了?那你们聊哦,先挂了。”

许昕接过毛巾帮马龙擦起了头发,被马龙抓过手摸了又摸,“你这手画画就行了,别干这个。——高远说什么了?”

“说老秦把客户搞定了,让你别担心。”

“那就好。”

许昕看马龙明显地松了口气,又是一记眼刀,“今天我看见的一定是假马龙,马龙怎么肯丢下工作呢。”

马龙看他这反应真是哭笑不得,“我追你来呢,得失生死都可以先放一边了。”

“那拜托你以后别天天加班了,熬坏了身体怎么陪我去冒险,”许昕阻止了马龙反驳的话,郑重其事地说,“放心,就算你把工作带回家里,我也不会生气的,我们还可以一起吃晚饭一起做点别的事,不要让我睡着了也不知道你回来。”

“好。”

马龙捏了捏许昕的耳朵,往他脸上亲了一口。*

 

“不管季节怎么变 我都会在你身边

爱你听你把你给宠上天”

 

“说了唱之前先说话……我超级认真的。”

“……”

 

好吧,许昕还是陪着马龙唱完了一整首《爱夏》,末了再亲了一下马龙的头发*,“你唱得真好,马龙我爱你。”

 

“也许爱情比你想象中的还要远

只要你愿意在我身边

我会陪你一直到永远”

 

*脸,表憧憬。

*发,表爱慕。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0)
热度(62)
©浮华虚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