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虚镜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柳动蝉鸣日落潮汐,不能自已。

【樊昕】冬眠的蛇

    修仙大法好
  打错tag……发的时候竟然打成了龙蟒,现在改过来了,给已经看到的小可爱们道歉

     @昕&黎 vip不知道多久没有在我这里抢到手刹……

“高远,‘冬眠的蛇’是谁啊?”

樊振东从主编办公室出来,一脸的莫名其妙。林高远就算是忙着排版也停了下来,“乱码大大。”

林高远鼓励地拍着樊振东的肩膀,口里念叨着‘初生牛犊不怕虎’‘恭喜你,你中奖了’。之类的话,并为主编大大的决定点了个赞。下周就是半月刊出版的日子,但是拖稿拖到天荒地老的乱码大大理所当然地还没交稿。

 

所以为什么叫‘冬眠的蛇’,蛇起码是冬天才冬眠的,这条蛇却是是一年四季一周7天一天24小时都在冬眠。乱码大大圈名乱码小弟,什么夺命连环call都是假的,他就是装傻不上线,签约他们杂志社这一年来,不知多少编辑因此崩溃。

 

樊振东心里苦。他当然听说过乱码小弟大大,只是没有想到如此高产的大大竟然是业内出了名的拖稿王……在历经QQ短信电话等一系列联系方式而无得到一点回音后,新晋编辑樊小胖同学可以说是对“冬眠的蛇”这一称号有了非常直观且全面的认识。

 

这也是他拎着外卖出现在乱码大大家门口的原因。当一切石沉大海之后,只能选择上门拜访了,主编大人看他的眼神明显带着信任,林高远建议他挑个午饭或晚饭时间去最好,毕竟不知道多少人吃了闭门羹,或许当时乱码大大恰巧订了外卖就给你开门了呢。至于拎上外卖就完全是樊振东本人的意愿,没准家里来了两份外卖的大大可能留自己下来吃饭。

 

门开了,樊振东觉得革命成功了一半。

 

带着黑框眼睛的男人迷迷糊糊的,“怎么今天不是赵小哥?”

“啊,乱码大大你好,我是LONG的编辑樊振东。”

“……”

 

正在两人迷之沉默的时候,真正的外卖小哥来了,男人付了钱,让樊振东跟他进屋。

 

“你上我家吃饭自带外卖呢。”

“额……”

两个人各自打开饭盒开始吃饭,许昕还从樊振东碗里夹走不少肉。

 

“乱码大大,我联系你一直没回,所以就冒昧上门了。”樊振东虽然觉得有点尴尬,当然更多的是心疼自己的肉,还是说明了来意。

“昂,一直忙着赶稿,没看。”

“所以,稿子……?”

 

樊振东一听这话都感觉看见胜利的曙光了,谁知道乱码大大危险地一笑,“开头写了200来字,小朋友吃完饭就乖乖回杂志社等着吧。”

“周末就是截稿日了,就等着您呢。”

“你看我每天外卖没营养的,屋子乱也没人收拾,看着就心烦,还有哦天气热成这个鬼样子,冰箱里还没有了甜水儿,写不下去啊。”

 

樊振东看着他那两片红唇一张一合,每蹦出一个字就把他往外面踢一脚的即视感,但是配上可怜兮兮的样子还真让人恨不起来,他算是知道他前面的哥哥们为什么搞不定他了。可惜LONG也没个女孩子,要不然分分钟满足这人的所有要求,哦小甜水除外。

 

“我会做饭。”

“啊哈?”

 

许昕停了话头,樊振东开始解释自己从小跟着妈妈学做菜,会什么什么的花式报菜名,许昕咽了咽口水,觉得这天天吃惯了的外卖真的是索然无味。

 

“从明天开始,我每天给您送饭送饮料,还有收拾屋子。”

“我很难伺候的。”许昕嘴硬。

“您喜欢吃肉。”

 

 

樊振东走后,许昕少有的在床上翻来覆去打滚,滚够了才弹起来给马龙打电话。

“师兄,你从哪找的小鬼头?”

“对你的胃口吧,这孩子至少在你家呆了一顿饭的时间?”马龙明显笑得十分开心。

 

马龙看了一眼外面勤勤恳恳工作的樊振东,同意了他每天早退一小时的申请。

 

樊振东真的每天上门给许昕送饭送甜水,打扫卫生之后就搬了张椅子坐在他书房看书,许昕多次赶人无果只能随他去了,并在樊振东多次发现名为码字的许昕其实在偷偷打游戏之后把椅子挪到了他旁边。

 

乱码大大的书房里摆满了他自己的书,樊振东一直看书看得快,已经开始了二刷——同时可见许昕拖稿的功力有多强大。

 

第二天许昕就摆了一些别的大大的书到书架上。

 

有两次樊振东累得趴桌子睡着了竟然被许昕赶到了自己床上去睡。

 

许昕紧赶慢赶之下总算在周六晚上完成了稿子。樊振东任劳任怨地放下扫帚之后得到了最后的成品。他激动得一把抱住了许昕,许昕好笑地拍了拍他的后背,说“小胖子以后不用来了,开心不?”

“只是开心你这次按时交稿了。”樊振东有点别扭地放开许昕,把已经插好吸管的柠檬茶递给他。

许昕咬着吸管,下垂眼懒散地看着樊小编辑,“昕哥请你吃夜宵?这几天辛苦了。”

 

樊振东跟着许昕出门了。许昕这种快一个星期没有踏出家门口一步的人看起来倒是十分开心,东逛逛西瞅瞅的,直到进了一家小吃店。

 

“乱码大大你这连载还没完吧?”

“当然没啊。”

“那下个月我还得来。”

“这不该换人了吗?”

“不换,接下来你的每一篇稿子都由我负责。”

樊振东每一个字都透着认真劲,许昕一愣一愣的,平时习惯性絮絮叨叨的人现在却一句话没能说出来。直到两人把夜宵解决掉,樊振东送许昕回家。

“明天接着送饭吗?”

“当然!”

 

“冬眠的蛇醒了啊。”马龙后来调笑道。

 
标签: 樊昕 胖蟒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59)
  1. 🍼浮华虚镜 转载了此文字
©浮华虚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