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虚镜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柳动蝉鸣日落潮汐,不能自已。

【白撒】酒馆奇遇

    首页的小可爱们注意了!

    cp:白撒!白撒!!白撒!!!

    注意避雷

    沿用狼人传说设定,会拉别的故事的人物客串(?)

    私设这个村子不仅只有一个女人,以及cookic晶和小Benny不是情侣关系

    文不对题,写得不好,请见谅,以下正文



    又一个月圆之夜过后,Benny撒如往常一样打开酒馆门,第一个客人依旧是Knight白。脸上挂着一丝坏笑的骑士先生一屁股坐到吧台,手随意一伸就拿到了新鲜出炉的面包。


    Benny只当没看见,手里的东西鼓捣了几下就转身进了后厨,吧台上多了杯热气腾腾的咖啡,Knight端过来喝了一口,心里说不出的美滋滋。



    Knight白一直没有离开杜斯特瓦德村庄,自从Strong何被关进监狱,村子的治安官一职就空了下来,Hunter魏举着枪的毛遂自荐被Benny撒毫不留情地怼的怀疑人生——连Milk潘的奶牛都看不下去了,差点倒地上笑死过去。


    “那怎么办?”最后还是村长出面平息了这场没有硝烟而且看上去很快就会有硝烟的嘴炮之争。


    “我。”一直靠在一边看戏的Knight白突然开口,“何说了,下个月圆之夜他就会出来,我有义务留在这里保护村民。”


    骑士先生就这样顺理成章地住进了Benny的家。


    旅店!Benny大声更正。


    是的,Benny家里不仅有全村唯一的酒馆还有全村唯一的旅店,咳咳,说到这里可能村里很多唯一的产业都是Benny家的,不过就是村里很多年没有单纯只是过路的旅人来了,所以旅店的生意一点都不怎么样。


    其实Benny想拒绝,他总觉得这位骑士看他的眼神有点怪,他活了20年没谈过恋爱,但也是看着酒馆里一对对痴男怨女长大的人,是的,他看出Knight眼里渴望爱情的味道。


    Knight跟着Benny进了村子里唯一的旅店,这家店里只有两个人,主人小Benny和穿着得体的燕尾服打扮得跟伦敦城里五星级大酒店的服务生一样的人。


    “张经理,这人以后就交给你了,有事没事别让他跟我那酒馆去烦我。”


    Knight嗤之以鼻,抬手跟张经理打了个招呼就找房间去了。



    “你说怎么就这么巧,他好死不死住了我隔壁!”


    Benny蹲在监狱外边想捶地,里面的Strong何很想笑,但是他不能,按Benny那小性子,笑了就没有酒喝了。


    他俩关系好,这跟Strong何是不是狼人没有任何关系,而且Benny觉得Strong何虽然杀死了甄Farmer,但他还是只好狼,所以每天亲自好酒好菜地招待着,日常聊聊理想聊聊人生。


   Knight白有些奇怪,他每天除了在村子里巡逻就是到酒馆闲坐,怎么就是没见到小Benny呢,虽然面包红酒管饱管够,但是他没见着人啊。


    酒馆除了小Benny,只有一个店员,常年戴着小红帽看哪哪不像打工的疯疯癫癫的鬼红帽。她每天一看见Knight就尖着声音喊“诶你怎么又来了!”


    “怎么的!我不能来吗!”Knight终于还是有忍不住这聒噪的声音的时候。后来Benny知道了这事儿之后心里还是很佩服Knight竟然忍了一个多星期。


    “诶不是,你在这里,我Benny哥哥白天都不回来了!”


    啊?躲我?躲我还是躲你啊?Knight腹诽,他找了个角落坐下,傍晚的巡逻都不管了,决定就搁这儿等小Benny回来。


    Benny是晚饭过后回来的,这时酒馆里正是人声鼎沸的时候,鬼红帽冒冒失失地端着酒水来回走,每次都一样的场景看得Benny由一开始的担心她会不会摔倒到现在习以为常了。


    Knight白敲了敲酒杯,Benny瞬间变了脸色,骑士的身手可比常年呆在酒馆喝酒的老板好得多,三两步就窜到了Benny面前。


    “诶诶,干啥呢你!”Benny吓了一跳,双手交叉护在胸前,“我不是让张经理好好看着你吗!”


    “我现在是治安官!诶不是!”Knight奇怪地看着Benny的动作,眼睛上上下下巡视了一番,“你这是干哈?”


    两人心平气和地坐了下来,鬼红帽转着圈圈给他们上了酒馆度数最低的酒,只有她和小Benny已经去世的父亲知道Benny虽然日常拿着个酒杯千杯不醉的样子,但是他喝不了度数高的,没有两杯铁定倒下。


    “你不是问我有没有喜欢的贵族夫人吗。”


    “我去你真有?!”小Benny忽略了Knight脸上隐约的红晕差点没控制住弹起来,声音都高了八度,“年轻人你这样不行啊,贵族夫人不是你能勾搭的,诶呀不是,是你绝对不能有勾搭贵族夫人的念头!”


    周围打扮华贵的夫人听见Benny的声音都看向了这边,Knight年轻俊朗的外表加之一身干练帅气的打扮让她们都不自觉打开扇子遮住脸,Benny捂着嘴瞪了Knight一眼,后者无辜地一摊手。


    “所以你有没有能介绍给我的姑娘……”Knight亲口问出这个问题还是有点羞涩的。他留在杜斯特瓦德村庄的原因不仅是他要保护无辜的村民们,还有就是既然Benny撒的酒馆是村里的相亲胜地,是不是他单身的这20多年终于有希望结束了呢。


    Benny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本来只是怀疑Knight喜欢自己的他通过这几天跟Strong何的谈话渐渐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毕竟这人长得帅又有本事,人还挺暖的,综合起来还是很不错的选择的啊。算了算了,原来人家只是找自己介绍对象来的。


    “我想想啊……村东头的蓉大小姐从城里来的,年轻貌美,人也温柔,就是家道中落现在只能住在咱村,你明儿要不要见见?”


    Knight白等了一个多小时后,蓉大小姐才翩翩而来,她穿着白色裙子,手上还带着蕾丝白手套,Benny给她端上了店里新出的鸡尾酒,蓉大小姐噙着笑说“Thank you”,高贵典雅的气息拂面而来。Benny放下酒转身的瞬间被Knight一把拉住,他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这大小姐看上去就很不好亲近的样子啊。”


    “好好把握吧,年轻人。”Benny丢下这句话就回了吧台后面坐下,连鬼红帽也不蹦蹦跳跳了,两人同款托腮动作看向那边。


    两人互相矜持了不下半小时,蓉大小姐终于主动开了口,Knight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这不走心的样子真的一点儿不像主动说要找女朋友的。


    “骑士先生,如果村里的狼人又出来伤人了,我会很害怕的。”


    “那你就怕着吧。”Knight随口回答,突然想到要是Benny遇见狼人伤人只怕是要扑上去拉着狼人讲人与狼人和谐相处的大道理吧。


    蓉大小姐的手帕差点被她自己绞碎,这骑士人模人样的怎么这么不会说话,活该单身,她皱着鼻子哼了一声,一跺脚起身走了。Benny忙窜到门口拦了一下,被蓉大小姐毫不留情地推开。


    “小Benny,他这是不是失恋了?”鬼红帽凑到Benny耳边,指着依旧维持着同一个动作的Knight问道。


    “一看就没戏,他是想失也没处失。”


    第二天,鬼夫人来看望在酒馆打工的妹妹鬼红帽。


    摆下西洋棋正跟Knight你来我往的Benny看见鬼夫人蓝色的裙子进门,手上的棋子就停了好几秒,“小白,你看小鬼的姐姐,虽然老公死了一年多了,但是人家里家大业大的,要不考虑一下?”


    “啊?要是她一家都小鬼那性子,无福消受啊。”


    鬼夫人在Benny身边坐了下来,平心而论,鬼夫人还是比鬼红帽正经的,而且人家是个画家,身上有一点文艺气息,Knight刚想暗戳戳给Benny使个眼色点头,结果被鬼红帽截胡了。


    “苍了天了!小Benny!我姐跟她的管家我现在的姐夫还是在你这里正式宣布结婚的,你肿么可以这样!”


    “额,我忘了,你知道我这人记性不太好。”Benny第一次在Knight面前不好意思的道了歉,Knight趁机撸了他的头毛,并无视了Benny的抗议。


    第三天,Knight亲眼目睹了一个搞基因工程的小伙跟一个搞化学的姑娘的浪漫求婚,感觉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两人牵着手跟Benny鞠躬道谢,Knight第一次见Benny红着脸笑得那么开心,小情侣走后,Benny拿出盒子里珍藏的记事本写下了对这对新人的祝福。Knight心想我什么时候能被写在那个小本本上。


    第四天,流浪画家小少爷在这里与自己曾经的童年玩伴重逢,Knight一进门就看见郎才女貌的两人兴奋地拥抱,Benny举着酒杯向他示意,Knight垂头丧气地走过去,一脸的羡慕。


    Benny先是一愣,然后给他倒上了酒,“怎么样,是不是很想谈恋爱?”


    “没人啊。”


    第五天,Benny不知道从哪里领了个女巫打扮的女孩回来。


    “什么不知道哪里,这是我们旅店的住客,你一大早出门没看见人家啊。”


    看见了,就是感觉抽抽抽不太适合我,Knight白很惆怅,但还是依着Benny的意愿跟女巫小姐聊了起来。


    “小姐,你要知道,咱俩职业不合适,女巫和骑士在童话故事里是对立的存在。”


    女巫小姐还没开口就不知道说什么好。


    Benny看着这两人相顾无言就知道完了,给Knight找个女朋友是有多难啊,难道要找男朋友,咱村里还有单身适龄的男孩子吗。


    女巫趁着夜色离开了杜斯特瓦德村,说是符合她女巫的身份,作为治安官的Knight将她送到村口,临走前女巫摸了自己的水晶球很久,郑重其事地对Knight说,“骑士先生,你应该一辈子陪在王子身边。”


    第六天,村子里又来了新客人,从东方来的两位从事历史方面专业的学者couple,途径杜斯特瓦德打算游览欧洲各大博物馆的。两人天天在旅馆和酒店以及村子里牵着手来回跑,跟Knight的日常路线完美重合,看得他是无比扎心。


    Benny也是很无奈啊,单身适龄的话,要不把Milk潘拉过来问问……Knight明显也看出了Benny的心思,“大家是一起破过案的人,这不合适。”


    今天鬼红帽难得不在,Knight随便从酒柜里拿了几瓶酒,开了盖就跟Benny对瓶吹,Benny本来想要阻止的,结果几口烈酒下肚就开始不管不顾了,喝着喝着就倒在了Knight身上,Knight半抱着他又开了一瓶,絮絮叨叨说了很久的话才停下来。


    酒馆安静了。


    第七天,鬼红帽一早来上班,结果发现酒馆门没关,进门一看发现Benny和Knight衣衫不整抱在一起躺在地上,鬼红帽捂住马上要脱口而出的尖叫,蹑手蹑脚跑到吧台后面拿出Benny的拍立得按下快门。


    然后她尖叫了。


    Knight嘴里嘟哝着嚷嚷什么呢,把怀里的Benny抱得更紧,Benny挣扎着醒来,睁开眼睛看见的却是Knight的胸膛,他捂着嘴坐起来,撞上鬼红帽的视线。


    “我去,干嘛呢!”Benny低声骂了一句自己,“关门!赶紧关门。”


    鬼红帽关了门,把Benny从地上拉起来,眼睛不停地往他和仍然躺着的Knight身上不断来回梭巡,“你俩没酒后乱性吧?”


    “乱个鬼,裤子不还穿着呢!”


    两人合力把Knight扶到椅子上,Benny嫌弃地看着自己,“我先回去洗澡,他醒了你就说他昨晚喝醉了倒咱们这儿了。”


    Knight很快被历史学者couple的叽叽喳喳吵醒,穿着超级玛丽吊带裤的朋友首先发现他醒了,跑过来拍拍他,“你昨儿一晚上没回旅店啊。”


    “哦,他喝醉了在酒馆睡着了。”鬼红帽回答。


    Knight打了两下自己的头,昨晚好像是抱着谁睡着的啊,别说抱着还挺舒服的,不会是……Knight看了一眼哼着歌的鬼红帽,不自觉打了个冷颤。


    Benny洗完澡,准备出门的时候发现今天已经是月圆之夜了,竟然这就过去了一个月,Strong何该出来了。他没有去酒馆,拿了吃的就直奔监狱。


    Strong何依然是打扮得体的样子,这个月Benny每天都来探望他,就是最近停留的时间特别短就是了。


    “小Benny,你跟骑士先生发展得怎么样啦~?”这是Strong何每天必问的一句话,每次都只会收到Benny的一个白眼。


    但是今天的Benny苦兮兮的,又开始在他牢房外面画圈圈,“昨晚我俩喝醉了抱在一起,幸好我醒得早,他应该不记得了。”


   “诶诶,你这意思是想人家记得还是不记得呢。”Strong何翻了个白眼,“话说你都给他介绍这么多姑娘了,他都看不上,要不要介绍小伙啊。”


    “想过了啊,但是咱村跟他年龄对得上的单身小伙就Milk潘,但他不喜欢。”


    “不啊,这不还有你吗,你才20呢,我看有戏。”


    “……”


    Knight一天没见到Benny,往日这个时候该下棋的,但是Benny竟然不在酒馆,好像又回到了他刚住下的时候Benny花式躲他的日子。


    到了晚上,Knight还是没有等到Benny回酒馆或者旅店,他有点慌了,今天是Strong何说自己要出来的日子,他不是被吃了吧,Knight开始满村子去找人,他敲了每一家的门,可是谁都没有见到Benny。


    月圆的时候到了,Knight等在监狱门口,结果看见了Benny从里面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Strong何,Knight冲上去把Benny拉到身后,握着他的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Benny笑了,Knight一把把他抱住,好半天才出来一句“你吓死我了。”


    Strong何全程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一边看一边笑,Knight说出那句话的时候终于笑出了声,Benny抵着Knight的肩膀狠狠瞪了他一样,一直背对的Knight终于想起了Strong何的存在,他疑惑地看着天上的圆月又看了看他,“你怎么没变身?”


    “我跟小Benny研究的药起作用了,从今天起,月圆之夜不愿意伤人的狼人都不用把自己锁起来。”


    “你……”


    “我咋啦?”Strong何又笑了。


    “诶呀,一句话总结就是他以前没得选,现在想做个好人,哦不好狼。”Benny不耐烦地说,他现在很不满Strong何的笑,跟个老狐狸似的,一点都不狼。


    “我会尽力找到狼和人和平共处的方法的,杜斯特瓦德村一定会很安全,你放心。”


    杜斯特瓦德的一月危机解除了,Knight该离开这里了,Benny想。



    但是Knight白依然是第一个来酒馆的,Benny很高兴,所以他留下了那杯咖啡。


    Knight也很高兴,他收到了鬼红帽拍的照片,他跟Benny抱着躺在一起,他喝着咖啡想起那张照片就想甜蜜的笑,该什么时候给Benny看呢,但是他会生气的吧,Knight白想着想着就笑出了声。


    听说在小本本上写下自己和伴侣的名字,祝福就不灵验了,所以Benny拿着小本本拜访了自己的所有朋友,让他们都往上面写了一句祝福的话。


    他很高兴,他也很高兴。


 
标签: 白撒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82)
©浮华虚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