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虚镜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柳动蝉鸣日落潮汐,不能自已。

【郑蔡】河灯

    手游楚留香同人,武当大师兄x二师兄,ooc严重

    听说大师兄跟方思明有点关系,写这个的时候还没看新剧情qwqqqqq

    tag有问题请联系删除

    

    郑居和从懂事开始,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普通很平常的人,即使拜进了赫赫有名的武当山。他自小父母双亡,因为天灾人祸流落在外,掌门牵着他的手领回了武当,自此他便是武当掌门萧疏寒的大弟子。

 

    掌门师父是个清冷的人,诸位师叔都有自己的事情、各忙各的,郑居和年纪小,门派里没有什么可以给他做的,所以每天的日常就是悟道,不悟道就在房间里念书,日日如此。

 

    就在郑居和觉得越来越无聊的时候,师父给他领回来一个师弟。小师弟是朴师叔在后山捡的,一身小小的袍子裹在身上,灰头土脸的小孩儿,看上去不过五六岁的样子。郑居和跟在师父身后进门,拿着帕子给小孩儿擦了擦脸,赶巧无事过来凑热闹的薛师叔瞧见了就笑了起来,“咱武当的小孩儿长得真好看。”

 

    蔡居诚就这样成了萧疏寒的二弟子,郑居和终于有了玩伴,他们住在一个房间里,吃饭悟道都在一起。

 

    一开始蔡居诚基本是拒绝郑居和的触碰,朴师叔把此归结为孩子怕生,让郑居和多担待些,千万不要疏远他。郑居和默默记下,心里想这小师弟喜欢些什么呢。

 

    这一年的春节,武当山很热闹,萧疏寒刚坐上掌门之位,为了和大家多亲近些,元宵节那日亲自领着门下众弟子包元宵。郑居和一本正经地跟着师父忙上忙下,蔡居诚却是坐不住的,连闻师叔手底下的元宵都不能幸免于难。

 

    “居诚。”

 

    蔡居诚一听师父的声音就老实了,郑居和从师父身后探出头来,觉得小师弟是不可能安安静静坐下来的,他拉了拉师父宽大的袖子,“师父,听朴师叔说,山下的镇子有元宵灯会,居和带师弟下山看看吧?”

 

    自上山以来,蔡居诚一直没有出过山门,郑居和倒是跟着师父和师叔下了好几趟山,萧疏寒看着二弟子瞬间发亮了眼睛,轻点了头。

 

    郑居和施了个法,脚下仙鹤忽现,他拉着蔡居诚的手上了仙鹤,二人一起往山下飞去。蔡居诚学法不久,虽然天赋极高已经熟练了如何飞行,但也只是在武当上玩耍,下山还是头一遭。他不自觉抓紧了师兄的手,身子也往他怀里靠近了些。

 

    “师兄,灯会好玩吗?”

 

    “好玩,很热闹,居诚没见过这样的热闹吧?”

 

    蔡居诚摇头,他自小养在深居大宅中,要不是家道中落只怕一辈子都会是无忧无虑的大少爷。郑居和自知戳到了师弟的痛处,收住了话头,转而给他说师父和朴师叔又夸奖他法术精进了许多。

 

    虽然还有一个多时辰才入夜,小镇却已经是热闹非凡,长街小巷摆满了花灯,就等着夜色降临万千盏花灯齐亮,郑居和牵着蔡居诚走在路上,两个粉妆玉砌的小道长自然吸引了来来往往许多目光。蔡居诚好像并不讨厌被人注视,而且东张西望的看起来高兴得很,郑居和笑得温和,把小师弟往好玩的摊位上带。

 

    天色渐暗,城里灯火通明,比之白天更是另一番美景,蔡居诚没见过这样的景象,兴奋地拉着郑居和四处跑。跑着跑着却突然停下来了,郑居和以为他累了,刚想抬袖给他擦擦汗,顺着他的目光却看到了一串串红通通的糖葫芦。

 

    “居诚喜欢那个?”

 

    蔡居诚咽了一口口水,看了眼笑眯眯的大师兄,轻轻点了点头。

 

    郑居和手里的糖葫芦最后也进了蔡居诚的肚子里,郑居和始终温和地笑着,后来又折回去买了两串,蔡居诚接过来,想了想说道,“不给师父带吗?”

 

    “带。”郑居和倒出身上最后的铜板,糖葫芦小贩很是记得这两位小道长,不仅没有收钱还多送了两串,郑居和行礼致谢,牵着小师弟去放河灯。河灯是两位大姐姐送的,郑居和认得他们,华山的女侠,门派大会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

 

    现在时候还早,河岸两边人还不算多,蔡居诚学着师兄在河灯上写下名字,闭上眼许愿。郑居和放下河灯,看着它渐行渐远,“居诚许了什么愿?”

 

    “居诚要像师父一样,将来做武当的掌门。”

 

    郑居和的笑僵了一下,摸摸师弟的脑袋瓜子,说,“很好,居诚这么聪明,一定可以的。”郑居和没有蔡居诚的志向,他自知自己虽然身为武当的大弟子,但对道法的领悟不深,人也不能决断,而且他个人也对武当掌门这个位子没有兴趣。

 

 

 

    两人回到武当,门下弟子已把汤圆分发下去吃了,蔡居诚扁了扁嘴,拉起郑居和就要回房间,谁知径直撞到了萧疏寒身上。

 

 

 

    “居和,居诚,”萧疏寒有些好笑地叫住了他们,“现在是何时辰了?”

 

 

 

    “师父,是居和贪玩忘了时辰。”郑居和一手拦下就要上前撒娇的师弟,恭恭敬敬地认了错。

 

 

 

    朴道生牵过蔡居诚,“掌门师兄,今日元宵节,你就不要冷着脸吓唬他们了,居和、居诚,过来吃元宵。”

 

 

 

    桌上还留着两碗热腾腾的元宵,黑芝麻豆沙,是萧疏寒亲手包的。蔡居诚从自己碗里勺了几个给郑居和,后者看朴师叔一脸欣慰的样子,心里想他不过是吃糖葫芦吃多了。

 

 

 

    “居和,”萧疏寒叫住郑居和,把蔡居诚塞给他之后转身就走的糖葫芦给了他,“为师不喜甜食,居和带回去吧。”

 

    郑居和自然没有把糖葫芦带回去给蔡居诚,也一直没有告诉他师父其实不爱吃甜食。他回到房间,蔡居诚已经睡着了,郑居和熄灭了烛火,心想这傲娇的小师弟其实还是很可爱的。

 

 

    蔡居诚跟郑居和一直十分亲密地住在一起,直到邱居新来了。掌门把三师弟交给了蔡居诚来带,一者郑居和长大了许多,要开始着手分管门派大小事务了,二则是正好让蔡居诚提点一下邱居新,与他结伴下山行道的人也从郑居和变成了邱居新。

 

    后来宋居亦和萧居棠也来了,郑居和接过了朴师叔管的师门纳穗,终日站在长生殿之中,蔡居诚修道之余总是见缝插针来找他,郑居和转头就能看见窗外树上坐着的蔡居诚,他一笑,他也跟着笑,小弟子正把东西一件件堆在大师兄面前,结果一抬头就看到笑得跟花儿一样的大师兄。

 

    “东西放下就走吧,”大师兄又恢复了平时和善的笑容,但是跟刚才的样子却很不一样,生生让人感觉到了冷意,“今天的课业做了吗?”

 

    小弟子夺门而逃。

 

    蔡居诚身形轻巧地从窗户跳进屋里,撩起长袍盘腿坐到郑居和身边,“大师兄啊,你不知道那几个熊孩子多烦人,没见过邱居新这种闷葫芦也没见过萧居棠这么能闹腾的,他们怎么就不能中和一下呢。”

 

    “居亦可还乖?”

 

    “不乖不乖,净带着萧居棠胡闹,都不是省油的灯。”

 

    郑居和不觉失笑,蔡居诚还是个不满二十的少年,掌门尚在闭关,没处撒的娇都一股脑地在他面前说了出来,看来师弟们真的让他们二师兄很不省心啊。

 

    之后的蔡居诚空闲了几天,不知道为什么这几个人突然这般勤奋,每日的课业都主动去做三份。宋居亦欲哭无泪,他们不知道,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明明最惹二师兄生气的是三师兄和小师弟,为什么他也要一道受罚。

 

    黄乐拍了拍宋居亦肩膀,“我是跟你熟才跟你爆点料,你大师兄从小看着你二师兄长大,换言之蔡居诚是他郑居和心尖尖上的人,你们仨可长点心吧。”

 

 

    萧居棠年纪还小喜欢凑热闹,死活要跟着下山,连萧疏寒都被吵得头疼,大手一挥让郑居和带上小师弟,蔡居诚狠狠瞪了小孩一眼,哼了一声没有说话。郑居和牵过萧居棠,“居新和居棠也来吧,山下热闹得很。”

 

    宋居亦看看左边与他并肩走着的三师兄,又看了一眼右手牵着的小师弟,算是知道大师兄叫上他们是为什么了,一下山就跑没影的两位师兄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郑居和买了糖葫芦,带着师弟去放河灯。他们每年到这儿来放河灯,从小孩子长成的少年,河岸两边的大小姑娘都看在眼里,看见他们总是笑眯眯地往郑居和手里多塞几盏河灯。

 

    蔡居诚在河灯上写下他们师徒的姓名,看着它们顺着水流远去。郑居和手里还有一盏,是两人一起放的,年年如此。

 

    郑居和笑了一下。

 

 

    郑居和摸摸新入门的小弟子的头,“你们怎么就对居诚的事情这么感兴趣?他的故事长得很,之后的事情下次再说吧。”

 

    听少侠说现在的蔡居诚逛庙会还会下意识多买几串糖葫芦,不知道可还会去放河灯,下次见着了少侠可要好好问问。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119)
©浮华虚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