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虚镜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柳动蝉鸣日落潮汐,不能自已。

【龙蟒】夜

    诈尸/我的胖球圈都要长草了/文不对题

    很久以前 @莱总的兔子 太太分享的脑洞,终于写了qwqqqq

    又名一把小刀的故事/再又名三笑姻缘

    如无意外会有后续

    复习二级的时候写的,顺便给自己攒个人品

    许昕从酒吧出来,午夜的冷风一吹,脑袋昏昏沉沉的。他没有开车,一个人晃晃悠悠地走在只有零星几个行人的街上,周雨本说要送他,被他摆手拒绝了,今晚大家是出来玩的,不过他家有门禁——其实就是许昕他爸规定的无论多晚都得回家,他当然不愿意扫了这群小的的兴。

    他一向不胜酒力,意思意思就喝了一杯,但是还是觉得有点晕,要不他怎么会在拐角那儿看到一个人。

    人?许昕浑身一激灵,从口袋里摸出眼镜戴上。那人靠在墙边,基佬紫大背心,头发不知道打了多少层发胶才出来这样的效果。许昕一步步走过去,近了近了,那人还没有任何动作,许昕把悬着的心放下,神色自然地打算就此走过去。

    男人伸出脚来挡了一下,侧身在许昕面前站直了,“小哥,这么晚了还在大街上走不怕被吃掉啊……”

    许昕第一想法是这人是不是他爸找来抓他回去的,但是又想到自己一没有夜不归宿二没有乱搞男女关系,老秦没有理由抓,还找人抓?不是不是。而且老秦应该不会认识这种一口小奶音的男人吧。

    “这位大哥,我爸催我回家呢,先走了。”

    许昕说着就想绕开他,谁知道被抓住了胳膊,男人更靠近了一点,压低声音说道,“回家有什么好急的,这儿楼上新开了一家bar,哥哥请你喝酒?”

    许昕觉得自己有毛病,怎么硬生生从小奶音里听出了暧昧的意思呢?他一把推开人,绕过去急冲冲地跑了。男人蹲下身捡起掉在地上的小刀,作势掸了掸刀上的灰尘,把刀子放到口袋里转身走了。

    “老秦?你还没睡?”许昕进了家门,发现客厅里还有光,他爸开着电视看手机,不知道在玩什么。

    “刚回,堂口有点事。”秦志戬把手机搁下,倒了两杯茶,等许昕坐下,他吸了下鼻子,“你身上的味道怎么这么重?”

    “什么?”许昕扯着衣服闻了闻,心里想肯定是被路上碰见的那个不三不四的男人蹭上的,“可能是在酒吧沾的,等会儿就上去洗澡。”

    秦志戬点头,没有就此话题发散开去。喝茶喝过了,许昕起身回房,秦志戬叫了他一声,“最近小心点,去堂口就找人陪着,我总觉得会有事发生。”许昕不置可否地举手示意知道了,他家老秦啥都好,就是爱杞人忧天,要真是他说的,从小到大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许昕睡到日上三竿自己开着车去堂口,一进门迎面撞上了秦志戬,老秦嫌弃地看了他一眼,随手把跟在许昕身后进门的樊振东指给了许昕,“小胖,看着点你昕哥。”

    “好的秦老师。”

    许昕揉了揉小胖子的头发,没有说话。

    樊振东来了他们这还没有半年,当初是老秦的师父推荐过来的,虽然年纪小但是出乎意料地凶狠,不打架了又装听话听教的乖宝宝,堂口上下都很喜欢他。

    许昕不忙,毕竟他爹还好好地坐着老大的位子,大事小事都不需要他瞎操心。带着樊振东出门讨了一圈的债,回来的时候顺路给周雨买了份麦当劳,就赖在他办公室不走了。

    周雨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财务报表头疼,两个小祖宗还在他这吵吵闹闹,加上刚刚进来的陈玘,这都开始斗地主了。

    陈玘赢了一局心情大好,看着周雨纠结的表情乐得大笑,“小雨别方,今晚没事了哥带你去酒吧玩儿。”

    “又去酒吧,昕哥不是不能喝酒吗。”

    还不等许昕开口,陈玘就上手揉乱许昕的头发,“阿昕自己心里有数。”

    不是许昕临阵脱逃,而是真的有事——长期跟他们家保持商业往来的友家突然说有批货有问题,派了人过来要再谈谈价钱,秦志戬约好了陪师父吃饭,没功夫管这突发情况,事情便落到了许昕头上。

    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对方来得晚,许昕和樊振东在堂口吃了晚饭差点都要叫宵夜了才等到人。谈完已经不早了,许昕把车给了樊振东让他去酒吧接陈玘他们,捏了捏小胖为他担忧的脸,“没事,昕哥家近,到前面打个车就回去了。”

    樊振东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许昕找出叫车软件刚想输入目的地,脑海里突然浮现了昨晚那个gay里gay气的男人,脚步一转把手机收了起来。

    他一路走一路纠结为什么要走路回家,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昨晚那个地方。男人果然在那里,靠在墙上跟昨晚一模一样的位置和动作,不同的是手里还把玩着一把小刀。许昕一眼就看出来了那是他掉的刀,他倒没想到竟然被他捡到了。

    男人见他小跑着过来,把玩刀的手往口袋里一搁,抬起另一只手打了个招呼,“又见面了。”

    “我的刀!”

    “刀?”男人见许昕紧紧盯着他的口袋,笑了笑,“我捡的。”

    “还我。”

    “你的?”

    许昕脸一热,这人的语气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是怎么回事,他不禁唾弃自己没有把刀鞘也带出来,毕竟当时真的以为就这么丢了……

    男人见许昕不说话,“吃吃”地笑了两声,“既然你没办法证明这是你的东西,不如跟哥哥回家,哥哥另送一把好的给你?”

    许昕偏头躲开了越靠越近的男人,他看着他含笑的眼睛确实愣了好一会儿,对方的嘴唇都要凑到自己脖子了,许昕后怕地抖了抖。男人笑得更欢了,向前一步把许昕直逼到了墙边。许昕靠着冰冷的墙壁心里默念陈玘跟他强调又强调的“安全距离”,近了近了更近了。

    “大哥,我爸喊我回家吃饭,再见,再也不见!”许昕飞一样地跑走了,男人呆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笑出了声,这傻小子还是没把刀拿走啊。

    许昕急匆匆地进了家门,看都没看坐在客厅的秦志戬就“噔噔噔”地跑上楼,秦志戬皱了一下眉,这孩子又搞什么。

    樊振东来接许昕的时候被吓了一跳,嘟嘟囔囔地问昕哥你做贼去了吗,许昕摸摸眼底的黑眼圈,他真是想了那人一晚上,就睡了两个小时就被樊振东的电话吵醒了。秦志戬今天要到外地去,许昕早就交代了小胖过来一起送他。

    秦志戬一如既往地早起,支着头看迷迷糊糊的儿子,“很困?回去休息吧。”

    “不用不用,小胖快过来了。”

    秦志戬这次出去只带上了陈玘,堂口的主事权暂时交给了阎森和许昕,不过现在的阎森越来越少出现在堂口,所以主要还是许昕。

    陈玘上飞机前调侃了许昕几句说你家老秦难得不在,夜夜笙歌也没人管着你了。

    许昕才没有把陈玘的话当回事,目送飞机飞走了,就领着樊振东回堂口。人来人往给许昕打招呼,他都一一点头回应,上了楼一头扎进办公室就没出来。

    外人不知道,他正一点一点地接手堂口的买卖,秦志戬有意把他培养成靠脑子吃饭的老大,所以他需要学的保命的东西就更多,他才不管外人说没说秦志戬养了个整天嘻嘻哈哈不谙世事的儿子,这条道迟早有他的位置。

    许昕想自己怎么突然像这个,就算他家老秦突然想退休了,真要退下来还得有几年呢,快活日子还是有的。快活日子?许昕脑海里浮现小奶音白白嫩嫩的男人,不自觉打了个寒颤。不想了不想了,学习才是王道。

    马龙在这条街上站了几天,幸好是大夏天,就算穿的单薄也没有感冒,他今天等到凌晨1点多等不到那小子都想回去了。

    一辆宝马突然向这边过来,明晃晃地停在了他面前。马龙一愣,车窗摇下,果然是许昕。

    马龙一秒换上调笑的语气,“哟,好巧~第一次看见你开车。”

    许昕才不管他正经不正经,义正言辞地要他把小刀交出来。

    马龙撑在车窗上,伸手揉了揉许昕被夜风吹乱的头发,“我叫马龙,你呢?”

    “许昕。”许昕嘴巴一张一合就把自己卖了,这人这个样子实在是太温柔了,跟前两天晚上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特意来找我的?”

    “我的刀呢,快拿出来。”

     许昕不知道怎么的自己就让马龙上了车,他开车开到半路就后悔了,却不好意思把人赶下去,虽然他爸不在家,但是他也不敢把人带家里,于是只能带他去了几个月前新入手的公寓。

    马龙乐得许昕牵着他的手,把他拉进家门。前两天许昕愣是不上钩,难道那把小刀的真的比他的魅力要大?

    两人各怀心思地接吻,许昕把马龙按在门上,马龙笑呵呵地由着他亲,亲着亲着就伸手去摸许昕的后背,舌头也伸进了许昕嘴里,他舔了舔他的牙齿,一步步带着他倒在床上。

    ……

    许昕理所当然地起不来,樊振东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还睡的正香,实在是响得受不了了才接起。

    樊振东听着许昕沙哑的声音愣了好久才开口道,“哥,你不舒服?”

    “啊?没事,几点了?”

    “十点半。”

    许昕下意识转头看窗外,窗帘拉得死死的没有透进一丝光线,马龙从外面进来,打开了昏黄的小灯,轻笑了一声把许昕抱住。许昕忙推他,对电话里说,“我等会儿就去公司啊,别担心,挂了。”

    “你要去上班?”

    许昕手忙脚乱地抓过床边的浴袍披上,抓了抓自己头发就向浴室跑,“你怎么不叫醒我!”

    “这不是看你太累了吗,我做了早饭,你洗好了就先吃点。”

    “吃个鬼啊,午饭时间都要来了!”许昕气急败坏的声音隔着水声从浴室穿出来,掩过了马龙轻轻的笑声。

    周雨盯着樊振东的手机皱眉,“我怎么好像听见了别的男人的声音?”

    “啊?”樊振东吓了一跳,也跟着看向屏幕上许昕的名字,突然想起陈玘走之前说的夜夜笙歌,“不会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31)
©浮华虚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