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虚镜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柳动蝉鸣日落潮汐,不能自已。

【邱蔡】破镜重圆?

    #ooc预警,有楚萧设定和一句话华乐



    邱居新很忙,工作室接的单子一个接着一个,定期还要出外采风,但是谈恋爱的时间总归是有的,他不谈是因为不想,而不是等着他哥给安排相亲的。


    他哥大名郑居和,从弟弟大学毕业后就开始操心他的终身大事,合适年龄的男男女女他见了个遍,不过这也确实该怪邱居新,他大学的时候喜欢他的社会学老师——男的,郑居和有幸拜读过他的冰山弟弟写的情书,除了字好看外也没有别的感想,所以跟老师的事情自然而然没了下文。


    邱居新又一次坐在咖啡厅里,他面上不显什么,心里早吐槽了郑居和那个笑面虎百八十次,这人到底认识多少人,相亲的日子没了头了是吧。而且据说这次的相亲对象是个男人,他也见了很多人了,第一次跟男的约在咖啡厅(他以为在酒吧见面那个已经够奇葩的了)。


    他来得比较早,叫了杯冰美式。这是一件猫咖,店里的大猫小猫踱着步子走来走去,他特地挑了一个离猫窝近的位子,伸手去摸了摸不愿意挪位子的小蓝猫。


    相亲对象很快就赶到了,还算准时,邱居新在心里说。这人是郑居和公司的后辈,据说性格很好,是讨人喜欢的一个人。然而邱居新一看这人身上颜色鲜艳的一套嫩黄色西服,印象分大打折扣。


    “你好,我叫黄乐。”


    “邱居新。”


    黄乐算是个自来熟,随口跟邱居新聊了两句,但后者明显不愿意与他进行多么深入的了解,不时“嗯嗯”两声算是回应,黄乐自讨没趣,自觉闭了嘴。


    “我们不合适。”邱居新上上下下看了黄乐一圈,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黄乐一口气哽在喉咙里,怪不得郑居和还跟他说让他多担待些,只是第一次见面这人讲话也太直接了吧。


    “黄乐?你在这干什么?”


    对面的人像是被吓了一跳,听到来人叫了自己的名字后就立马跳起来开始解释自己不是在相亲。邱居新心想难道是男朋友,于是出于好奇他也抬头看了一眼,“蔡居诚?”


    “你认识我啊……”蔡居诚听到黄乐口里的朋友叫了自己的名字,越过人的肩膀去看,这一看差点暴跳如雷,“邱居新!”


    黄乐被这架势吓了一跳,蔡居诚抱着的猫炸了毛从他身上跳下地,邱居新也没想到蔡居诚看见他竟然有这么大的反应,一时当场愣住了。黄乐忙一把拦住他,“蔡哥!蔡哥冷静!砸了店就不好了!”


    蔡居诚做了几下深呼吸,总算冷静了下来,这猫咖虽然是他开的,但是他是个猫控,不时收养流浪猫,为了这群主子的口粮,他都快交不起店租了,“华无痴知道你在这吗?”


    “哥,你可千万别跟他说,”黄乐夸张地哀叹了一声,“我也是被逼的,你知道这人的大哥用什么威胁我吗,半年的奖金啊!”


    在蔡居诚现在这个“穷困”的状态面前提钱的事情,邱居新不可避免地被瞪了,虽然他对郑居和做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依照他大学时对蔡居诚那一点点的了解,反驳的话会很不妙。


    他们是大学同学,一个读摄影一个搞设计,因为选修萧疏寒教授的社会学认识的。这个萧疏寒,也就是邱居新的暗恋对象,当时萧疏寒也不过三十岁上下,是当时学校里最年轻的副教授,长得好看待人温柔,虽然这种温柔带着不可控的疏离,但是还是耐不住喜欢他的人迎难而上。好巧不巧的,蔡居诚也喜欢他,跟邱居新这种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的无口少年不同,蔡居诚对待喜欢的人简直是如沐春风,有事没事就在萧教授面前刷存在感,明眼人都能看出他的心思。但是奇怪的是萧疏寒并没有对蔡居诚多照顾,反而是更看好沉默寡言的邱居新。对此邱居新归结为萧疏寒比较喜欢传统意义上的情书,不过收了情书也没有下文就是了。


    虽然没有实质性的回应,但是邱居新是乐于享受萧老师这种特殊照顾的,但是蔡居诚不一样,他对萧疏寒十分地执着,特别是眼看老师对邱居新越来越好之后,他跑去跟人打了一架。


    还很丢脸地输了。


    黄乐惊得下巴都要掉了,蔡居诚暗恋大学老师这件往事亲近的几个朋友都知道,但是他从小就学散打的竟然打不过区区一个情敌。


    “那小子学武术的,还学过跆拳道。”


    无论蔡居诚多么咬牙切齿,事情都过去了好几年,那件事算是他们年少时的一个小插曲,他也没那么多功夫非得记仇都现在。


    “可你下午的反应不是这么说的……”


    “……”


    蔡居诚没敢告诉黄乐,他跟邱居新还有别的恩怨,是比他打架输了更丢脸的事情。就算打不过邱居新,他还是不愿意就这么放弃老师的,毕竟老师那里没表态那就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而在他单方面跟邱居新明争暗斗一个学期之后,他们双双发现萧疏寒有男朋友了。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蔡居诚照常在网球场蹲邱居新——各个方面都争强好胜的蔡居诚难得有不太擅长的运动,而老在他眼前转悠的邱居新是学校网球社主力,不好意思开口的蔡居诚只能默默去蹲他了。


    萧疏寒就从网球场边经过,旁边跟着一个比他略高的男人,两人手牵着手,关系不言而喻,男人很帅,一看就有着跟他们这种还在上学的男孩不一样的成熟魅力。蔡居诚和邱居新对视一眼,下意识想躲。然而萧疏寒眼尖得很,跟他们挥手打了个招呼。


    “萧老师。”邱居新先开口,蔡居诚也跟着打了招呼。


    “你们现在玩得那么好?”萧疏寒温柔地问,他听女学生说过这俩孩子因为自己打过一架,虽然不知道具体因为什么,但现在看来两人关系还是不错的啊。


    “我们在交往。”


    蔡居诚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强硬抓住他的手的邱居新,邱居新捏了捏他的手心,眼睛瞥了一眼萧疏寒他们交缠的双手,蔡居诚咬咬牙不挣扎了。


    萧疏寒好像一时还没反应过来,那个帅气的男人倒是先笑了,“小朋友我看好你们哦。”


    “恭喜,”萧疏寒道,“遗风他没什么别的优点,就是祝福很灵的。”


    “疏寒!”


    萧疏寒笑了,他可不想跟楚遗风在学生面前打闹,跟两人再聊了两句就离开了。


    眼看两人走远,蔡居诚立刻甩开邱居新的手,邱居新还虚抓了一下,但是没抓住,只能把视线转回球拍上,“还打吗?”


    “打。”


    蔡居诚妄图打爆邱居新的想法可想而知地胎死腹中了,就算是邱居新不时让他几个球,还是被打趴下了。邱居新被对面的人突然仰面倒下吓了一跳,几步迈过去看了发现人一点事都没有才放下心,他也把球拍扔下在蔡居诚身边躺下来。


    “没想到老师有男朋友,”蔡居诚闷闷地开口,邱居新都想转过去看看他是不是哭了,“喝酒吗?”


    两人顾不得先回去洗澡,二话不说直奔酒吧而去。蔡居诚怎么说也是暗恋了老师一年多,承受的打击不可谓不大,可能是邱居新淡定惯了,不像他那么崩溃,所以喝到后面就停了动作,蔡居诚才不管他喝不喝,反正自己是一杯接着一杯喝到神志不清了。


    酒后乱性而已,很正常的,蔡居诚这么安慰自己。哪里正常了喂!其实他一直后悔没有在第二天发现两人一件衣服都没穿地抱在一起而没有打爆邱居新的狗头,特别是那混蛋的那什么还插在他那什么里面。


    蔡居诚怂了,蔡居诚很不蔡居诚地逃跑了。从此安心搞自己的设计大业,再也没有去骚扰过邱居新。毕业后蔡居诚进了好几个设计公司,可不知道是不是他运气不好,那些公司竟然相继倒闭了,后来他就开了猫咖,时不时做两个设计卖出去。




    黄乐挽着华无痴进门时一眼就看见了在撸猫的邱居新,他吓了一跳,忙跑到蔡居诚面前问怎么回事。


    “我哪知道。”蔡居诚翻了个白眼,自从相亲失败之后邱居新每天都来一趟,每次点不一样的东西然后呆在角落里撸猫,都快把店里新的旧的饮品和甜点尝了个遍了。


    邱居新不多说话,但是抱着猫的样子流露出了不同于平日的温柔,在蔡居诚这里的印象分上升了那么一点点。所以当他提出给蔡居诚店里拍些照片免费宣传的时候,蔡居诚果断答应了。毕竟是业内知名摄影师啊,妥妥的空手套白狼,宣传得好是能赚钱的。


    果不其然,猫咖的宣传效果很好,店里的人流比之前翻了几倍不止,蔡居诚为此还破天荒地多请了两个服务生。有时候邱居新来了都没有位子坐,出乎他意料的是,有些客人不是喝咖啡的,而是特地来看店长蔡居诚。


    邱居新听见两个年轻女孩低声讨论蔡居诚有多好看,心中暗暗懊恼当初选择同意蔡居诚自告奋勇当模特,虽然他知道他是要省下这一笔钱,而且蔡居诚细腰窄臀大长腿,加上一身简单但时尚的打扮,确实是摄影师愿意拍的人。早知今日,他就算自己吃亏也不能让蔡居诚亲自上阵。这突如其来的占有欲把邱居新自己也吓了一跳。


    “邱居新,喝什么?”


    蔡居诚见邱居新坐下了就抿着唇不说话,终于百忙之中过来问他,邱居新刚想回答,门口一个小孩猛地冲到蔡居诚怀里,“蔡哥哥!”邱居新看见蔡居诚翻了个白眼,但是那个小孩什么都没看到,还摇着蔡居诚的手臂要榛子蛋糕。


    “这谁?”


    “哥哥你好,我叫萧居棠。”


    蔡居诚烦不过萧居棠一叠声“哥哥”“哥哥”地叫,随手把他按在椅子上,给他去拿榛子蛋糕了。萧居棠对着邱居新嘻嘻一笑,“哥哥,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


    萧居棠怕邱居新不相信,凑近他还戳了一下他的脸,“真的,爸爸的书房就有你的照片,还有蔡哥哥的。”


    “萧居棠?”邱居新问了一声,眼前的小孩点了点头,眨着大眼睛看他,邱居新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吧……?


    蔡居诚端着蛋糕和邱居新的冰美式回来,难得看见冰山一样的邱居新一脸的不可置信,“别瞎想了,老师还跟楚先生在一起,他俩没那功能。”


    “我就说认识你嘛,你们还牵手手。”萧居棠咬着小叉子吃了一嘴蛋糕,还偷偷喝了口旁边的冰美式。


    “小孩子别喝这个。”蔡居诚抢过咖啡,自动忽略了萧居棠的后一句话,邱居新眯了眯眼睛,牵手?


    楚遗风过来接萧居棠的时候顺便把照片带过来了,他看见邱居新高兴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久不见,小棠跟我说看见了照片上另一个哥哥,我还有点不相信,你和居诚是怎么回事啊,还在一起不呢?”


    邱居新接过照片,上面就是网球场那个午后,他一手拿着网球拍,一手牵着蔡居诚站在萧疏寒和楚遗风面前,拍照的人不见得技术有多好,离镜头最远的蔡居诚脸上都有点模糊了,但是很会找角度,四个人形成了一幅和谐的画面。他的眼睛穿过大半个店面看向正在给客人下单的蔡居诚,“在一起呢。”


    楚遗风赞许地点点头,“闹别扭的话哄哄就好啦,小年轻床头打架床尾和,我们还要去接疏寒,先走了。”


    邱居新难得地一直坐到了咖啡厅关门,服务生都已经走了,蔡居诚收拾好厨房出来看见他还在,就倒了两杯水过去,“你今天没有工作啊,这么闲。”


    “你跟老师,一直有见面?”邱居新手里还拿着那张照片,蔡居诚脸色一变伸手想抢回来,却被邱居新躲开了。




    楚遗风和萧疏寒其实就住在附近的小区,这咖啡厅也是楚遗风帮忙找的,两人还偶尔把蔡居诚叫到家里来吃饭,有时候他们都没空带萧居棠就把小孩放过来让蔡居诚帮忙照看一下。蔡居诚对萧疏寒早就没了那个心思,他自己也说了是年少不懂事,如今都看开了。其实蔡居诚一直都知道照片的存在,萧疏寒还问过他要不要,被蔡居诚连声拒绝了,楚遗风只当是邱居新工作忙,俩孩子有点小矛盾,就没放在心上。


    其实邱居新更早认识到自己对萧疏寒的感情不过是一个自小缺失父爱的人对他的一种如师如父的感情,他后来还看见情书还混在萧疏寒办公桌上一堆未拆封的书信里,所以老师压根就没有看到。反倒是老在他面前闹腾的蔡居诚对他更有吸引力一些,他虽是无口吧但是有心。


    “那天晚上我没醉,是我先主动,但是你同意了。”


    邱居新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但是蔡居诚一听就明白了。他一点都不想回忆那晚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就是在喝得迷迷糊糊的情况下隐约记得邱居新脱他衣服的时候自己翻身骑上去,两人就是这么顺理成章地搞上的。


    “当时为什么走。”邱居新又问。


    “就那样呗,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他们酒后乱性的第二天一早蔡居诚强忍着痛逃跑,从那以后往常什么都要跟邱居新battle的人听见他名字都绕路走了,他再也没有见过邱居新。在这个直击灵魂的问题之下他选择了安慰自己——就算到了现在他还是没勇气去打爆邱居新狗头的。


    邱居新似乎被他这句话说得无言以对,蔡居诚连忙站起来赶人,邱居新可不是个软柿子说捏就捏的,他侧身躲开了蔡居诚要推他的动作,反而把人就是一扯扯到了自己怀里,他比蔡居诚高一点,为此大学时代的蔡居诚整整喝了两年的牛奶,结果显而易见。


    蔡居诚挣了两下没挣开,索性软了身子靠在他怀里听他絮絮叨叨以前的事情,一边听一边想原来邱居新这闷葫芦也有这么多话的时候。等等,他刚才说了什么,蔡居诚猛地一激灵清醒了过来,“你喜欢我?”


    同样的话蔡居诚从萧疏寒那里听到过。俗话说旁观者清,但是萧疏寒不比楚遗风,他对自己这两个学生了解得很,他们有一次聊天说起邱居新日日去球场陪蔡居诚打网球的事情有目共睹,“难道阿新是闲的?”“可能真的是呢。”蔡居诚呆呆的回答。


    蔡居诚想到这里心里直骂自己傻逼。


    “你当时一直躲我,我也就没找到机会跟你说清楚。今天楚先生还问我们还在不在一起。”


    “啊,你怎么说的?”


    “说一个谎就要用一千个谎言来圆。那天我在他和老师面前说了谎,今天也说了同样的话,但是我希望这是真的。”


    

    邱居新真情实感说过那一番话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往常最迟下午三四点就会来的他一整天都不见人影。萧居棠放学了来蹭蛋糕还咬着叉子故作纯良地问他嗯嗯哥哥在哪里,气得蔡居诚想把他直接打包扔出去。


    蔡居诚抱着邱居新最经常撸的那只小猫趴在桌子上想这是为什么,难道他说的话都是假的,可是邱居新这种做事情极致认真的人,不会说谎才是的啊。既然他说的是真的,又为什么要消失呢。


    他什么都没有想通,但还是生意要紧,他颓了的这几天来撸猫喝咖啡的客人都少了。


    “蔡居诚,嗯嗯哥哥回来了!”


    “你瞎说什么呢。”萧居棠沾了奶油的手都抹到了蔡居诚身上,蔡居诚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最后实在是拗不过小祖宗才回头去看。


    邱居新真的就站在那里,背着摄像机一脸憔悴的样子,下巴上的胡茬都冒出来了,“好久不见。”


    蔡居诚满腔的话不知道是骂他还是想他好,倒了杯水塞他怀里,“你死哪去了。”


    “去山里采风,走之前忘了告诉你,山里没又有信号。”


    “得了得了,坐吧,我给你拿点吃的。”


    萧居棠神秘兮兮地靠近邱居新,眼睛却一直看着蔡居诚,“嗯嗯哥哥,蔡居诚以为你不要他了,这几天可失落了。”


    “怎么会。”


    蔡居诚心里松了一口气,给邱居新拿了好几份小点心,都是店里的新品,看来以后试验的对象可算是有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39)
©浮华虚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