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虚镜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柳动蝉鸣日落潮汐,不能自已。

【獒蟒】无题(上)

    两只大妖怪的故事,取名无能

    深夜诈尸,好像很久没有在獒蟒tag出现了。

   有几句话的美玉和胖雨,注意避雷。

    以下正文

    

    月老爷爷说过一句话,“千里姻缘一线牵。”

    族中的长老吴爷爷也跟许小青说姻缘都是天注定的,你看白娘娘在青城山,许仙在杭州西湖,相隔这么远他们也能遇见对方;但是青蛇娘娘的红线不在张公子处,所以他们没有得到好结局。

    许小青是一条青色的大蟒蛇,姓许完全是因为白娘娘家的相公姓许,就冒了人家的姓,他在山中修炼了许久,终于化成了人形;又修炼了许久,想修成真龙。

    可是真龙并不是靠修为就能成的。

    “那要靠什么啊?”

    许小青追着师父问了很多遍这个问题,人身蛇尾的两只妖怪一前一后把整座山都游了个遍,吓得修为尚浅的小动物都躲到洞府不敢出来,直到狐狸一族的大长老拦住了他们。许小青一向怕他,唯唯诺诺不敢追了。

    “您真的要告诉他?”秦志戬站在刘国梁身边,迟疑着问。

    “总要经历的,年轻人是哇,该去外面看看了。”刘国梁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胖胖的老爷爷,他上去摸摸许小青的脑袋,“蟒想要成龙,必须与一条童子之身的真龙交尾结合,吸足龙阳真气,方可化龙。”

    “真龙?我还没见过龙呢。”许小青看向师父,“哪里才有龙呢?”

    “东海。”秦志戬回答。

    许小青出门前,吴敬平给他取了一个字,昕,寓意为太阳将要升起,指黎明。许小青很喜欢,再也不愿意别人喊他小青。

    “爷爷,别人出山都是找红线的,真龙不是我的红线怎么办?”

    “你要吸真龙的阳气,本来就是损他修为的,损人利己的东西,没有红线的道理。”

    “但是交尾不是两情相悦才做的吗?”

    “真龙看不上蟒蛇,自古以来没有听说过哪条蛇成功化龙的,这么说你还要去吗?”

    许小青,哦不许昕点点头,“找不到真龙,找到红线也赚了不是?”

    吴爷爷笑了,“红线也不易找哟,看你师父几千岁了,出山不知多少回,也没有领着谁回来我们看看。”

    “我才不像师父,找不到绝不回来。”

    “哈哈好,让小胖跟着去吧,他也到了长见识的时候了。”

    小胖大名樊振东,一只体型较小的黑熊,年纪小有天赋,比许昕小了近千年,却早已修成了人身。吴敬平让他跟着许昕,不仅是要长见识的,还为了保护他,他可不放心许昕自己一个人出去。

    许昕可能把大部分修为都放在了自己的手上,一双手白皙修长,因此,相貌就并不特别好看了,可是妖精辛辛苦苦修炼都是为了幻一个好相貌的。所以纵然有惹得无数女妖精羡慕的手,也没有谁跑来问他是怎么变的。

   他们一路向东走,两只道行高深的大妖,即使日夜走山路也不打紧,但他两人都是贪玩的性子,别看许昕比樊振东老了几百岁,却是他拉着弟弟哪热闹往哪凑。

    樊振东乐得跟着许昕,在山里这么多年自然无聊得很,出来了是觉得什么都新鲜。许昕懂得比他多,秦志戬出门回来会给他讲遇到的趣事,起码基本的生存技能还是有的。

    “许哥哥,那楼下吵吵闹闹是干什么的?”

    樊振东难得被打断吃饭的节奏,许昕抬头看了一眼,继续跟面前的鸡腿作斗争,“卖艺。”

    “卖艺?”樊振东忍不住又看了一眼,一个光头拿着长棍走到了人群中间,“我们去看看吧?”

    “吃饭。”

    樊振东看着桌上的吃食快被许哥哥扫空了,立马拿起筷子就夹了许昕面前的菜,两个人才又恢复了风卷残云的状态。

    酒足饭饱也不等歇一歇,樊振东就拉着许昕“噔噔噔”下楼,直奔越来越多的围观人群那儿去。

    在酒楼上没什么感觉,靠近了许昕就感觉到了扑鼻的妖气,而且还是修为不浅的大妖,他们路上也碰上过小妖怪,但大妖是极少在城镇出现的,这还是个州府。樊振东明显也感觉到了,他看了许昕一眼,许昕拍拍他的手背,“还看吗?”

     樊振东摇头,“免得节外生枝。”

     许昕能感觉到那几位的妖气,他们肯定也能闻到许昕的,光头汉子给一旁安安静静等着收钱的徒弟使了个眼色。那人长相极好,身形快得没让许昕樊振东有离开的时机,就已经稳稳当当挡在了他们面前,“两位,鄙姓陈,我家师父有请。”

    许昕没办法,只能拉着樊振东跟他去了。

    现在场地中央是一个男人在舞剑,他长得也很好,不笑,但是一双桃花眼也吸引的人离不开目光。那人却忽然直冲许昕而来,许昕忙把樊振东推到一边,从腰间抽出软剑挡住了他的攻势。

    “许哥哥!”樊振东下意识想上去帮忙,却被另一个男人紧紧抓住。

    围观人群发出一声声惊叹声,许昕左躲右闪,那人看起来也不是真要伤害许昕,除了第一招使出来的招式都是花架子,末了竟还被许昕挑穿了衣服,他的眼珠子转了几转,收剑退开。

    光头汉子笑了笑,与围观的人说了告别的话,让徒弟去收赏钱了。“小兄弟,在下肖战。”

    “肖前辈,”许昕不假思索先礼貌地回了一声,“不知找我们何事?”

    “同道中人啊,也是少见,俗话说‘出外靠朋友’,我们行走江湖的,自然应该多结识几位。不知两位小兄弟姓甚名谁,洞府何方。”

    “许昕,这是我弟弟樊振东,从四川青城山来。”许昕发现除了看起来最小那个呆头呆脑外这几个徒弟都是好看的,根本不像跑江湖的。

    “从四川到这儿来,倒是有点远啊 ,我们师徒可在这地界久了。”

    “师父你不会还想收徒把!养我们四个还不够?”.

    肖战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这是方博,口无遮拦不用管他,我这里也有跟青城山有联系的咧,玘子的伴侣就是打那儿来。”

    “没见过。”许昕摇头。

    “当然没见过,陈玘就没敢跟人家回去。”

    “……”

    “许哥哥,真的要跟他们走?”樊振东趁着说话的间隙,拉了拉许昕的衣袖。

    “这师父不停与我们说话,那四个徒弟跟在后面,我们肯定也打不过他们,只能跟着了。”

    许昕惴惴不安又故作镇定地应付一直笑眯眯的肖战,直到马琳的出现。

    马琳远远看见他们一行还挺高兴,直到走近了才看清许昕和樊振东,“小青?你怎么在?”

    “马哥?”许昕也被吓了一跳,“我和胖儿出来玩。”

    “师父终于肯放你出来了。”马琳笑道,他是只狐狸,但不知道怎么就拜了他蟒蛇一族的长老吴敬平为师,许昕从小是跟着他长大的。

    饶是肖战也愣了半响,敢情是老相识啊。这会儿马琳已经亲亲热热地拉着陈玘给许昕和樊振东介绍了。

    “这孩子不是叫许昕吗?”

    “小青你啥时候改的名字?”

    “出山前爷爷取的,马哥也别叫小青了,叫我许昕吧。”

    “好。”马琳一手拉着陈玘,一手拉着樊振东,“跟马哥回家去,给我们胖儿做好吃的。”

    樊振东立马兴奋地点头,高高兴兴跟着走了。

    许昕还落在后头跟肖战走在一起,肖战便道,“马琳就是玘子的伴侣,原来你们还认识呢,玘子是只小猫儿,不听话的紧,就怕马琳。”

    “马哥可好了,”许昕道,见大家是认识的,也就放下了防备,“肖师父您和您这几个徒弟都是什么来头啊?”

    “我是豹子。阿邱是狼,狠起来可狠了,方博你别看那倒霉样,怎么也是只小老虎,继科也是虎,但比方博强了不只三个阿邱。”

    “师父你这是多看不起我……”

    “你呢?”叫张继科的男人问。

    “蟒蛇,胖儿是熊。”

    许昕回答,没有注意到前面陈玘回头看了一眼转回去偷偷地笑。

    “笑什么?”马琳问。

    陈玘便凑近了马琳耳朵,“你看继科儿什么时候主动过问这些了。”

    “咱见得少可未必没有。”

    “呸,他我还不了解。”

    他们住的地方是个漂亮的大宅院,许昕连连咋舌,“肖师父你们住这么好的地方,街头卖艺是什么理?”

    “这不让他们接触接触人烟,在这地方久了,见识便多了。”

    “而且还能赚钱。”邱贻可接上。

    “顺便骗骗你们这种单纯的妖怪。”张继科看了许昕一眼,推开门进去了。

    “诶科哥,你们回来了。”还有一只妖怪,他刚端着盘糕点从厨房里出来,修为尚浅,许昕多看了两眼便知道了是什么,一只漂亮的小猫。

    “这是周雨。”

    樊振东的第一感觉竟然不是那糕点应该好吃,而是这位小哥哥真好看。

    陈玘扯马琳的衣袖,指了指樊振东,给他做了个口型,有趣。

    “肖师父他们都是您骗回来的……?”

    “别听他瞎说,继科儿你今天怎么这么多话。”

    张继科没管他师父,大大咧咧地坐下了。许昕心里觉着这人还挺好玩儿,跟着坐在了他身旁。樊振东自然跟着他许哥哥坐,眼里却还是盯着周雨看。周雨还以为他看的是糕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把糕点给他端过来,“这个好吃。”

    马琳很快就把酒菜端出来了,一群妖怪围桌而坐,吃得倒挺开心。

    “许昕这是要去哪?”

    “到处走走长见识。”

    “我许哥哥要找……”

    许昕忙把夹上的一筷子菜塞进樊振东嘴里,“好好吃饭。”

    陈玘问道,“就你们俩吗?”

    “嗯。”

    “我看小胖挺喜欢小雨……做的糕点的啊,”陈玘满意地看到被呛到的樊振东和瞬间红了脸的周雨,“离了这就吃不到了,你们看马琳也在,要不跟着我们吧?”

    “不行。”许昕斩钉截铁,但想到樊振东看周雨的眼神,这弟弟明显是动心了嘛,要是还带着他走……

    陈玘又说,“那小胖留下来吧?反正你带着他出来也是长见识,跟我们师父长的见识还多咧。”

    “我是要保护许哥哥的!”

    “那,让我们家科子陪着你怎么样,他是只老虎,而且经验怎么也比这小胖子丰富。”

    张继科停了筷子,疑惑地看着他师兄,刚想开口却被瞪了回去,只能看向许昕点头。

    “这不太好吧?”

    方博筷子一拍,“这有什么不好的,我科哥可厉害了,你看人长得帅,道行也高,那妖气简直了,得把大小妖精吓得十步开外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许昕终于迟疑地答应下来,方博才敢摸摸被玘哥踢得快发紫的小腿。

    第二天许昕稀里糊涂就跟着一身劲装打扮的张继科出了门。

    “去哪?”

    “啊……东海。”

    “……”

    “怎么了?”

    “走错了,这边。”张继科自然而然地拉上许昕的手,带着他去找了希望十分渺茫的真龙。

    当然,现在张继科还什么都不知道。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8)
热度(46)
©浮华虚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