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虚镜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柳动蝉鸣日落潮汐,不能自已。

【獒蟒】奉旨成婚(7)


    张继科没有回来,许昕夜里躺在榻上辗转反侧,周雨讲的故事蓦然浮上心头,他披衣起身,从张继科的案头找出附近的地形图。

    城池北边是一片荒漠,十分广阔,许昕想起来当时张继科就是追着敌军一路向北,他心里“砰砰”直跳,不详的预感重重地压在心头。

 

    张继科轻敌了,他虽然记得北边是沙漠腹地,但赶着敌军意气风发的他被一时杀红了眼,竟被引着直往沙漠深处跑,高丽有伏兵,一看到他们就万箭齐发,没有任何防备的张家骑兵死伤将近三分之一。

    高丽领兵的赫然是张宇镇。

    他们有仇。张继科跟高丽打了许多年,几乎无一败绩,张宇镇更是败在他手下数次,对他恨之入骨,所以宁愿先放下国内,也要先把张继科弄死。

    “张继科,你跑不掉了,穷寇莫追不知道吗?这次是你心甘情愿闯进我的圈套来。”

    周雨咬牙切齿,提着枪就冲了出去,方博怕他有危险,也拍马跟了上去,双方迅速开始混战。

    张继科心里闪过一丝苍凉,想他行军数十年,没想到就要死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还连累了这群兄弟和许昕。许昕……要是他真的死了,皇帝是不是可以放过他。

    “将军,小心!”

    周雨回枪为张继科挡下一击,张继科点了点头,提枪直朝张宇镇而去,狭路相逢勇者胜,他难道怕死吗。

    “张宇镇,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不知死活!”

    高丽的人马太多了,要是张家军全部在此还有胜算,但是张继科留下了三分之一人马守营和保护许昕,如此一来,他们迟早是寡不敌众。

    张继科被冷箭射中了手臂,本来这箭还是直冲面门而来,幸好他躲得快,张宇镇看他受伤,立马反守为攻,直逼着他往战场中央,长枪差点刺穿心窝。

 

    远处一支箭“嗖”的一声飞来,硬是阻住了张宇镇意欲补刀的动作,他一时愣住,张继科顺势拍马后退了好几步,把方博周雨和剩下的张家军聚集到一处。

    “救兵到了。”

    来的是许昕,他还是没有穿戎装,骑着一匹白马平添一丝侠气,周雨和方博从对方眼中看见了惊喜,张继科还是紧皱着眉头看着他们走近。

    这可把许昕吓得够呛,张继科脸上尽是血污,一身玄色军装被鲜血染成了暗红色,手臂上的箭断了一截,一看就是他自己掰断的。

    闫安没有那么多心思,领着兵就给张继科跪下谢罪。

    “起来,大敌当前,说别的做什么。”张继科看向高丽军队,高声说道,“谁说我是孤军深入?”

    张宇镇暗地啐了一声,“给我上。”

    张家军到齐了那还容得杂碎撒野,张继科护着许昕也能在混战中全身而退,没有让任何人伤许昕分毫。

    张宇镇是一看这架势就带着心腹跑了,许昕本要张继科追上去,可这个如今得意非凡的大将军直接就说,“到时候直捣他们都城,你还怕他们跑了?”

    许昕看着他也不自觉跟着笑了——所幸赶上了。

 

    闫安是半夜被许昕叫起来的。

    “将军有危险,速去救人。”

    “监军大人,这话不得胡说,扰乱军心是大罪。”

    “张继科要是死了,我看谁付得起这个责任。”

    “将军有令让我们按兵不动。”

    许昕心里急,他仔细看过地形了,要是张继科被敌军埋伏,十有八九死路一条。他咬牙拔出佩剑驾到自己的脖子上,“听我的,要不然我死了,你们也不会好过。”

    听到动静赶来的众人要拦,被许昕一个凶狠的眼神逼得不敢向前,闫安没法,许昕是监军同时也是皇帝赐婚的将军夫人,要是死在了军营里,就算将军念及兄弟情谊,回朝之后,皇帝有的是手段让他死。

 

    抛开张继科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说,许昕单是看着军医给张继科拔箭、包扎伤口,心里就疼得不敢去看,回京之后一定要找师兄拿后妃那种消疤痕的膏药才行。

    张继科看着许昕的小表情先是笑了一笑,随即冷下脸来,叫了一声“许昕”。

    “嗯?”

    “违反军令私自带兵离开军营,是大罪。”

    许昕看着他,没有说话。周雨一个箭步冲上来跪在张继科面前,“将军,监军是为了您和将士们的安全,才违抗军令出兵的!”

    方博也跟着跪下,“将军,将功抵过,请开恩。”他说着就瞪了闫安一眼,闫安忙也跪下求情。

    “既然如此,”张继科环视众将士一周,“将功抵过,就免了监军的罪过吧。”

    张继科肩上有伤不方便,许昕难得地整理床榻,拍了拍枕边让他过来。

    “如果他们不给我求情,你是不是真的打算军法处置我?”

    “是。”

    张继科回答,还不等许昕反应,他抓住许昕的手指,眼中灼灼如星,“但是我会替你承担一切。我是你的夫君,绝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你受罚。”

    探子截获了一封密信,信封上隽秀的字体——许昕亲启。周雨和方博对视了好几眼,都没有说话。张继科摩挲着信封,犹豫着该不该拆不拆开,这封信从哪里来的可能性比较大,朝廷吗,趁着张家军元气大伤,要把兵符收回?

    许昕在看书,在大树下摆上了几案,案上放了书和茶,还有张继科的军报。如今军队在营地休养,等着朝廷的援兵。他跟张继科也算是互通了心意,他说愿意代他死,许昕心里确实触动很深,但两人依旧象往日一般相处,不咸不淡让周雨都旁敲侧击问了好几次。

    张继科在许昕旁边撩开衣袍席地而坐,许昕偏头看了他一眼,倒出一杯清茶来,张继科接过喝了,又想了半会儿才把信拿出来,“给你的。”

    “我?”许昕迅速浮现在脑海里的想法也是皇帝,但是皇帝虽然忌惮张继科的兵权但是也不至于如今弄他,而且这信封的字迹不像是师兄的,他疑惑地看着张继科,后者示意他拆开。

    “这……”许昕眼里满是惊愕,张继科看他这个反常的反应也有些着急了,许昕忙把信塞给他,“他竟然是高丽的贵族,我真的没想到……”

“郑荣植?”信笺上的字远远没有信封上“许昕亲启”四字写的好,甚至很是稚嫩,看得出是初学汉字。

    许昕点头,“他与我家一个兄弟是好友,来吴门住过一段时间,关系尚好。我只知道他是高丽人,没想到是贵族子弟。”

    郑荣植的家世在高丽还颇有影响力,张宇镇谋反也不敢杀郑家家主,只是将他一家软禁,切断了一切对外联系,这信是郑荣植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送出来的。但是这封信的可信度有多少,或是郑荣植已被收买、或是在张宇镇胁迫之下写下此信?诱敌深入一网打尽的可能性实在太大。张继科说不清,许昕更不敢轻易下定论。

    朝廷援兵未到,军队人马不足,再败一次不仅有损张家军威名,更是伤了逄国国威,事情一传到别国,逄国如何服众。

    “里应外合?”张继科说道,“赌一把?我们好早日回京喝酒。”

 

  夜袭,大家玩惯了的戏码,张继科还是决定再用一次,骑兵先行,紧紧跟在他身后,许昕和周雨走在中军,再后面则是大批军队。后来许昕又与郑荣植通了几次密信,甚至把探子也送进了平壤城,郑家假意附会张宇镇,如今正在城中大摆筵席,里应外合的计策是方博亲自与郑荣植谈的,没有任何纰漏。

    城墙上的兵卒早已被放倒,张继科领着一骑轻兵、周雨带了其他一部分人马,悄摸摸地都进了大开的城门。夜深了,只有几处通宵达旦的地方还有灯火,大部分的百姓都已进入梦乡。方博画好的地图正在张继科手里,王宫在这场战争中远没有张宇镇的将军府重要。而张宇镇,如今正在郑府上。

    军队分成三路,方博带人前往王宫,周雨带人围攻将军府,而张继科和许昕径直去找张宇镇。

    郑荣植长得好看,笑起来乖得很,在他低头那一刹那张宇镇就放下了防备,自从谋反以来,他甚少在自家府邸或王宫之外的地方过夜,但是郑荣植的邀约让他无法拒绝。花园莺歌燕舞、客人推杯制盏,不亦乐乎。

    张宇镇看着有点奇怪,平日里千杯不醉的下属如今怎么都七晕八素的,他开口问了,郑荣植却又给他倒上一杯酒,“如此甘香醇美的酒,看来是他们消受不起。大将军,”他举起酒杯给张宇镇敬酒,“这里有几位客人想见大将军一面,不知……”

    许昕在屏风后偷笑,小郑不仅跟他们里应外合,还自己搞了个美人计嘛,张继科捂住他的嘴,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小心不要暴露”,呼出的气弄的他耳朵都红了。

    “想见就带上来见一见,这有何妨。”

  张继科一身玄色衣裳,与一般的侠士无异,帽子压的低低的,看不清脸。许昕同样的一身打扮,离了他一个身位。郑荣植走下来,站到张继科身旁,许昕悄悄往他手里塞了把匕首。

    “大将军,这两位是属下在江南时的朋友。”

    “江南?”张宇镇来了点兴趣,本来他只是随意看了他们几眼就移开视线的,“江南人来这里是有何事?”

    “听说高丽的张大将军是成大事者,在下两人仰慕已久,特来拜见。”许昕这几句信口胡诌,奉承的张宇镇很是高兴。

    “那谁,你走近一点,本将军看你有点眼熟啊。”

    郑荣植看了一眼张继科,他嘴边露了一个明显的笑,向前走了几步。

    “抬头。”张宇镇心中更是疑惑,虽然他没有开口,但是此人的身形动作太像张继科了,不过郑荣植怎么会带张继科来呢,并没有听说他俩是认识的,难道真的是自己多疑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1)
热度(23)
©浮华虚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