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虚镜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柳动蝉鸣日落潮汐,不能自已。

【邱蔡】桃树对邱居新意味着什么

    沙雕脑洞。ooc抱歉。

    题目是一个起名废的挣扎,请无视……


    讲真,邱居新根本不想当武当掌门,而且掌门心里早有了人选,他比较热衷于修道和买地建房子。

    据萧·武当百晓生·居棠爆料,武当上上下下几百口人收入排行榜第一的是管着门派纳穗的他大师兄郑居和,第二是靠话本发家致富攒钱娶宁宁的他,第三就是每天默默在桃花树下接受女香客花痴(划去)修道的他的嗯嗯师兄。

    所以每天除了修行吃饭什么都不干的三师兄,去哪儿攒的钱在金陵江南中原等各热门不热门地段买地契,而且还能没有房子的地方建房子,有房子的地方修葺得更好。

    邱居新面无表情接过地契,又一处宅子到手了,他是行动派没错,买下即修葺和置办家具,把事情都交待给少侠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少侠心里有点苦,但他不知道上哪去说。这次邱师兄买下的地方在金陵的鼓楼街,听说这里的临街宅子因为各种缘故,价钱一炒再炒,当然主要是跟点香阁离得近,离金陵的经济中心近的地方,价钱早就翻了几翻了。少侠看着邱师兄洒脱离去的背影再看看自己为了提升修为用得所剩无几的银子,为自己默哀了三秒。又得去接任务攒点宝石去见二师兄了。

    是哒,即使穷到买不起药,蔡居诚还是要见的。少侠每天算命之后都要去点香阁喝杯茶,正如他每天做完课业都要绕到桃花树下找一找三师兄,互相汇报一下这两人的动向,这可不是我们正直善良乐于助人的少侠通吃两家,明明是他被两位师兄强制性抓来当信鸽了。

    所以你知道邱师兄买房子的钱怎么来的吧,还不知道?那当然是蔡师兄被梁妈妈克扣之后偷偷攒下来的卖笑钱啊……

    蔡居诚这种全年无休一天不知道接待多少客人(少侠)的工作,自然不可能去找邱居新,就算当时他信誓旦旦脱离武当而且扬言要弄死邱居新,但还是改变不了他早就跟邱居新有鱼水之欢的事实。

    不过要一时冲动做错事的傲娇蔡师兄重新接受邱居新还是花了很长一段时间,这里少侠不想多说,反正说出来也就是虐在座的单身狗而已,请自行回忆蔡师兄成为花魁之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工作状态就大概知道了。

    特别是梁妈妈走了沈袖来接替点香阁之后,蔡居诚攒的宝石越来越多,而且人也更闲了,所以邱居新买宅子的频率又缩小了许多。

    把空房丢给少侠之后,邱居新就去了点香阁,一如既往地翻窗进房,蔡居诚昨天就收到消息说邱居新今天下山,特地提前给沈袖塞了银子请假等他。武当最年少有为的少侠和叛离武当的逆徒“暗通款曲”的消息自然没什么人知道,为了武当外在的颜面,堂堂三师兄还不能光明正大地进点香阁,毕竟要是被某神秘香客知道了这种事那武当每年最大头的香油钱还要不要了,分分钟要被大师兄弄死的。

    新买的宅子是蔡居诚早就看好的,这家自带大花园又临近金陵最繁华的地界,而且按他修道多年的眼光,风水还一级好,要说有什么不好的就是贵了点。说来也巧,有一天他们家突然起了大火,风吹火势猛,还连累了旁边两三户人家,幸好扑灭得及时才没有把整条鼓楼街烧掉,邱居新带着少侠救了火,再加上蔡居诚日进斗金的超强业务能力,后面买下来还是简简单单了。

    “不愧是行动派啊,邱居新。”

    蔡居诚看着眼前的地契还象征性地鼓了几下掌,邱居新默默回答“当然,各方面的”,心里话爱怎么想怎么想,反正真说出来是不敢的,要是被师兄扫地出门就不划算了,“师兄高兴就好。”

    “走,看看去。”

    蔡居诚跃跃欲试就要跳窗,唬得邱居新赶紧上前一大步把他抱住,软筋散的解药还没到手,他师兄现在还是功力全无,这三层高的小楼真跳下去不摔死摔残也得受伤,蔡居诚撇了撇嘴,问邱居新我们什么时候杀到中原去把解药抢回来,顺便教训那个臭女人一顿。

    邱居新大胆地揉了揉蔡居诚的头发,带着他御剑离开了点香阁。沈袖在檐下喝茶,不能说看得一清二楚吧,但从哪间屋子里飞出来人他还是知道的,男大不中留啊、应该找武当三师兄诈哪一处的宅子呢,沈袖摸着下巴想。

    宅子离点香阁不远,少侠沏了壶茶刚坐下就瞧见二师兄和三师兄同时出现,这可把他吓了一跳,毕竟他拜入武当也有一段时间了,充当两位师兄的信鸽也算久了,除了一开始二师兄跑路那次他都没看见过两人站在一起。

    理所当然地被蔡居诚剜了一眼,少侠要递上宝石的手都顿了一顿,邱居新带着师兄绕过了无关人等,向后面花园走去。少侠尔康手了几秒钟,默默放下,看来这宅子不像以前那样修葺好了就闲置起来,这是两位师兄以后要住的。

    花园早被那场大火烧了七七八八,主人家没有管这处地方,所以什么都还要自己布置,两人也不是什么“不可居无竹”的人,但是这么一个大花园,就算比不上熙园,花花草草还是要种上的,再不济辟为菜园子也好。

    “师兄,你喜欢什么,我去买种子。”

    蔡居诚看着他突然脸红,邱居新一愣刚想问,他就从袖子里掏出一小袋种子,“这是萧居棠上回来看我的时候拿过来的,他说是大师兄亲自在库房里挑的外面买不到的绝对上品,还有这个,”他又拿出一个小盒子,扭过头去不看邱居新的脸,“这是桃树的种子,和武当那两棵是一样的,我寻思着你在桃树下都能坐一天,突然没了会不习惯,就叫他拿过来了。”

    “师兄!”

    “干什么你!”

    邱居新心里炸成烟花,他激动得一把抱住蔡居诚,压制住还想转两个圈的冲动,抱着他笑了又笑,蔡居诚何曾看见他情感流露到这份上,一时间也愣住了,过了很久才拍了拍他的后背,实在难以想象这笑得跟个傻子似的人是武当出了名的冰山三师兄。

    连蔡居诚都没见过,可怜的少侠更不用说了,还来不及吃惊这一嘴狗粮,就不得不打断他们的深情对视,“三师兄,木工师傅问你床该怎么造……”

    因为是今后要与师兄一起住的地方,所以邱居新做了许多准备工作,把各种物件都画好了交给少侠,当然也包括床,但是少侠懂事地一想师兄的设计图是单人床,看这情况可不行吧,所以特地跑来问了一句。

    蔡居诚眼看这人脱离人设要更严重了,忙要捂他的嘴,却被不知道怎么想的邱居新舔了一下手心,吓得他赶紧收手,然后他听见邱居新压抑不住的笑意,“越大越好。”

    少侠了然,不等蔡师兄发火赶紧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事后蔡居诚看着那张足够三个人在上面爱怎么滚怎么滚的大床是崩溃的。

    现在回点香阁还来得及吗。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70)
©浮华虚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