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虚镜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柳动蝉鸣日落潮汐,不能自已。

【龙蟒】奉旨成婚的错误打开方式…

  张将军数年间历尽辛苦平定边境回朝,满城百姓夹道相迎,就连当朝天子亲自也带领百官于城楼迎接,太子殿下侍立在皇帝身后,将张将军的意气风发和其身后军纪严明、锐不可当的张家军尽收眼底,“功高震主。”

  晚间自然是锣鼓齐作、举国同欢,天子特地设立国宴,特邀百官与其亲眷出席。马龙与张继科碰杯喝了两巡酒,便悄悄地离了宴席。

    当朝太傅秦志戬不喜热闹,素来甚少参与此等宴会,便早早地离了席在御花园的青榭抚琴。马龙没有那么好的闲情逸致,先生虽教了,但他毕竟是皇室子弟,没有那么多的闲暇修习琴艺,因此也常被他的师弟嘲讽。太傅一曲终了,两人才互相见礼相对而坐。

  “先生,父皇如此能厚待张将军,实在是我朝之德。”

  “如今边境已平,一个手握重兵的将领长镇京畿,若汝为帝,何如?”

  “为君者贵在知人,若此将包含祸心,杀之;忠贞报国,则用之。”

  “张将军如何?”

  “张家一门忠臣,其祖乃我朝开国元勋,其父为国捐躯,本家女子尚且前线杀敌,何况男儿,依我所见,他虽手握重兵,但绝没有谋逆之心,”

  马龙幼时曾与张继科一同在宫中修习礼乐,两年时间也算互有了解,在张继科领兵驻守塞外后依旧定期传信,马龙自信他对张继科的评价绝对是八九不离十的。

  “那当今圣上呢?”

  当今圣上……马龙的目光越过栏杆转向满池的残荷,如今已是深秋,古人云“留得残荷听雨声”,但在不知风雅的人看来却是难以入眼的。

       “学生……不知。”

    京师大街小巷沸沸扬扬,大家都说刚回京的张小将军要娶亲了,不知道哪家的姑娘有这个福气成为他的心上人。

    许昕的马儿不听话,蹄子乱蹬,嘶嘶地叫着,大概是周遭太吵 且又陌生,仔细算了算他也有好几年没有回京,都说老马识途,看来小马不一样,这长大了就不记得幼时呆过的地方了。他拉紧了缰绳,饶了好几条街道才找到秦府。

    秦志戬一早进宫未回,但他已嘱咐了秦府上下,许小公子回来了就先好生照看着别让他跑出去了。

    许昕无聊,他素来坐不住,要不然也不会几年也不着家一次,如今又是深秋了,后花园里尽是败景扰人兴致。许昕心里苦哎,你说他好好的跑回来干什么。

    想起来了,他回来是因为太子的加冠礼。

    男子二十而冠,我朝崇尚礼节,皇室更是墨守成规,太子及冠乃是国家大事,太子本人自然也十分看重,连夜派人去把许昕请了回来。

    许昕三天后才跟马龙见上面。

    马龙特地在自己宫中摆上宴席,葡萄酒芳醇迷人,许昕在外时心心念念的西洋美酒,他酒量浅,喝了两杯酒就没个正形地挨着马龙坐下,胡天海地地说起这些年的事情。

    最近皇帝父子俩见面的时间有点勤,除却日常的问安理政外,皇帝也时常召马龙去商议张继科的姻亲大事。京都里沸沸扬扬的传说是真的,可惜至今还未找到可与张小将军婚配的合适人选。

    “皇上驾到。”

   马龙来不及叫人把宴席撤了,匆匆拉着许昕出门接驾。接驾之后许昕本要离开的了,皇帝难得看到太子与外人一同喝酒,便多问了一句。 

    “父皇,这位是儿臣幼时的伴读许昕,秦太傅的义子,不知您是否记得。”

    “许昕?可有功名?”

   许昕摇头道, “没有。草民性子野,实在不适合朝堂,所以常年在外游历。”

    皇帝点头,挥挥手让他离开,许昕和马龙交换了一个眼神,头也不回地走了。

    “皇儿啊,这许昕可曾婚嫁?”

    马龙被这话问得一愣,“不曾。”而后他看见他父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笑了起来,心里暗骂了一句“糟了”。

    “如此甚好,他是你的好友,又是秦太傅的义子,更兼没有功名不涉足朝廷之事,是牵制张家的好人选。”

    “可……”

    “不必说了,你明日便去太傅府,与太傅商议一下好早下圣旨。”

    马龙来的时候许昕还倒在床上四仰八叉地睡着,秦志戬听了马龙的来意,也是一惊 ,许昕不过是进宫聚了个旧,怎么就入了皇帝的法眼要把他嫁给张家。

    “那怎么能行!”秦志戬脱口而出。

    “许昕他自由浪荡惯了的,突然要他成家,那不是要他的命吗,”马龙叹了一口气,“午后我与您再进宫跟父皇求求情,总不能就这样委屈了师弟吧。”

    “陛下老了,正是对朝政没有信心的时候,你要是公然忤逆他的意思,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如果马龙只是站在许昕的角度与皇帝商议还算情有可原,但是皇帝本就因马龙与张继科有过交情就对他有所猜忌,如果再因为婚事求情,十分容易被误会是特意偏袒张继科。

    “许小公子,你怎么站在这里?”

    小丫鬟清脆的声音,马龙慌忙回头才发现许昕背着光站在门口,他挥挥手让小丫鬟下去,撩起袍子跨过门槛,“师兄,出什么事了?”

    马龙知道许昕很少看见他和秦志戬面色不善的样子,而且也不知道许昕听到了多少,还没等他想好如何回答,秦志戬便先开口了,“陛下有意给你和张继科张将军结亲,你师兄今天来问问你的意思。”

    许昕拧起眉答了句随便,“反正我也不打算再走了。”

    秦志戬和马龙面面相觑,这是不是有点不合这人的性子?

    当晚皇帝就欢天喜地地拟好了圣旨,就等良辰吉日发下去好让他们按例成亲。

    马龙翻来覆去许久,第二天早早起来直奔太傅府。他把许昕从被子里捞出来,“昕儿,如今圣旨还没下,你赶紧离开京城吧。”

    许昕摇头,“想必陛下已经把我查了个底朝天,要是我跑了他对师父下手怎么办,师父这把年纪了,你父皇这么多的臣子,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马龙知道自家师弟的性子倔的很,自知劝不动他,出了秦府的门又匆匆往将军府赶。

    “太子殿下,不瞒您说,我也不想成亲,但这是皇上的意思,不遵圣谕难道要我兴兵造反?”

    “这当然不可,容我想想……”

    眼看所谓黄道吉日一天天近了,颁下圣旨意味着昭告天下,天子之言一言九鼎,是不可能再改变的。

    马龙深思熟虑了许久,终于再一次去了秦府。

    许昕闭门不出,马龙也不去打扰他,拉着秦太傅的手就说,“师父,如今要父皇撤回成命是不切实际的。如您所言,他也老了,皇位迟早由我继承,不如……”

    “你要篡位?”秦志戬震惊之下还是努力把声音压低。

   马龙皱了一下眉,“我已经跟张将军商量好了,今晚逼宫,让父皇把皇位传给我,这样一来,昕儿就不用被迫与张将军成婚了。”

    秦志戬依旧不可置信,马龙平日里温吞惯了的,没有一点要迫于坐上皇位之心,他是个谨慎的人,既然已经跟他说了,那必是打点好了,成事十有八九。

    马龙就是来知会秦志戬一声,毕竟师父站他这一边的笃定的。

    皇帝看着儿子带着秦太傅和张将军入宫,身边近侍又不知所踪,怎么也没想到一向温良的太子会干这种事情,只得无可奈何地低头了。

    三日后的黄道吉日,皇帝降旨传皇位于太子,年轻的新皇开始了他的统治。

    秦志戬回家的时候许昕正坐在台阶上等他,他要把孩子拉起来都不愿意,“昕儿你怎么了?今天是你师兄登基的日子,晚间我们还要进宫。”

    “师父,他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他自己的位子才这样做的。”

    “自然是为了你,”马龙勒住缰绳,把马塞给秦府的管家,他在许昕面前单膝脆下,“师兄给你自由,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那可以去你心里吗?”

    许昕见他不说话,无所谓地笑了笑,他之所以答应皇帝的赐婚,一是为了秦家上下的安危,二是为了他师兄的皇位,既然如今马龙已经得偿所愿,他自然可以走了。

    马龙一急,忙抓住他的手,“你说真的?”

    “你就当是假的吧。”

    “这可不行,”马龙握紧许昕的手,“你早就在我心里了,你可以选择别的地方。”

   “那等你什么时候不想当皇帝了,再说。”

    秦志戬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堂堂新君跪在许昕面前互相表白,忍住了没有说出口的话。

    其实吧,秦志戬很多年前找人给许昕算过命,算出了个入主中宫的富贵命,气得他没忍住砸了算命先生的摊子。

    当时马龙跟他说皇帝要给许昕和张继科赐婚的时候他就想起了这个预言,心说如果这事要成了,那张继科不就是会谋反吗,所幸他是站在马龙这边的。

    虽然今天看来,算命的话还是准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3)
热度(32)
©浮华虚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