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虚镜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柳动蝉鸣日落潮汐,不能自已。

【龙蟒】城南城北(下)

    有胖远,避雷


   

    许昕和樊振东先于马龙父子一步踏入冰人馆,冰人看好事儿成了喜逐颜开,忙给许昕上了香茶才退出去,许昕倒也不在意早到迟到,道了谢先坐了下来。


    樊振东难得的有点紧张,喝杯茶也喝得坐立不安,不住地看着门口的方向,马龙的身影一出现,他差点要跳起来。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并不是想象中的其乐融融。


    “马龙?!”


    “许昕?!”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喊了出来,之后许昕还暗暗骂了一句卧槽。


    “阿爹,这就是马家伯伯……”樊振东小心翼翼地开口,说完还偷偷看了一眼林高远,后者摇了摇头示意他也不知道这怎么回事。 


    “小胖他……”马龙皱着眉抢先开口,但还未说下去就被许昕抢着打断。


    “我儿子咋啦,他吃你家大米了?这是我自己养大的儿子。”


    樊振东和林高远额上的冷汗都下来了,看这两位失态的样子不知是曾结下何仇何怨啊。


    “坤泽一生只能被一个乾元标记,你跟谁生的他?”马龙尽力冷静下来,但紧握的拳头明显出卖了他。


    “你这说的什么话!他是你儿子!!”许昕脱口而出,他看见马龙本就不高兴,听见他这话简直火上浇油。。


    林高远忍不住惊呼出声,不是说父亲只有阿爹一个坤泽吗?樊振东同样一脸震惊,没想到马龙就是跟阿爹和离的那个乾元。所以,两人飞速地对视一眼,“我们是兄弟??”


    “你跑了这么多年魔怔了不成?”马龙一下把林高远推到许昕跟前,“高远才是我们的儿子。”


    “我看魔怔的是你,乾元可以标记无数个坤泽,谁知道这孩子是你跟谁生的。”


    “当初我就许过诺,这辈子只会有你一个。”


    “那这孩子怎么来的?”


    “你生的。”


    “你胡说!”


    “我生的孩子我自己不知道吗?”许昕拉过樊振东,“小胖右手使刀,跟你年轻的时候一个样,我看见他就想起你,还说他不是你儿子?”


    “小胖的刀法我见过,比我慢得多了。还记得我们成亲的时候说过日后有了孩子一定让他练左手刀,你看高远!”


    啊,这什么走向?樊振东和林高远面面相觑,这么说我们不是兄弟?


    “阿爹……所以我和高远到底是什么关系。”


    “没关系。”马龙和许昕异口同声。


    “那我们还能成亲吗?”


    两人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许昕才小声说道,“难道我当时生的双胞胎?”


    马龙简直要被这句话气晕过去,“我亲眼看的你把孩子生出来,而且你看他们哪里像双胞胎的样子?”


    四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确实从上到下没一处地方像的,一时陷入了沉默。


    门外传来的敲门声把他们震醒了,马龙刚要问是谁门就被推开了,来人笑嘻嘻地进门,许昕和马龙对视一眼,“玘哥。”


    “你俩这么久没见了,叙过旧了吗?”


    许昕自问是一个向往自由的人,而马家的生意是从祖辈传下来的,许昕就是在跑商的路上认识的他。他们结亲以前许昕热爱满江湖地跑,但马龙却不甚同意,两人虽则没有吵过一句嘴但心里都知道这已经成了隔阂,许昕的怀孕把这事压了下去,期间马龙无微不至的关怀让他们感情愈加深厚,可孩子一生下来就打回了原形。


    “谁家坤泽一生完孩子就想着出去的?”马龙不满地打断许昕的回忆。


    “这就是你们闹和离的原因啊……”


    “不是告诉过你他控制欲很强吗。”


    “那明明是人家疼您呢,”樊振东用一种宛若智障(划掉)的眼神看着许昕,“那他这么爱你,怎么会同意签和离书的?”


    “问他。”许昕指的是陈玘。


    “你们是不知道,当年许昕刚生完孩子三天俩人还吵得不可开交,还说要跟马龙和离,把我们这群做哥哥的吓坏了,怎么劝都没用,许昕后来还直接离家出走,我抱着孩子去追他,他把和离书给了我就带上孩子头也不回地跑了。那我也没办法了,只能回去把孩子和和离书一起交给马龙。”


    “等一下,”马龙皱着眉重新理了理陈玘的话,“不是说孩子已经被许昕抱走了吗,那后面的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你猜。”


    四个人齐齐翻了个白眼,林高远忍不住率先开口,“你快说我跟小胖谁才是亲生的。”


    陈玘邪魅一笑(划掉),“都不是。”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这两个孩子都是从慈幼局抱回来的,本是要交给马哥和我王皓的。”


    “……”


    “那我们的儿子呢?”


    “你们自己想一想,他也是你们看着长大的,而且在我看来这么多年来你们都很疼他的。”


    马龙和许昕下意识对视一眼,“王楚钦?”


    陈玘鼓掌惊叹,“其实我没想到你们两个这么久都没有发现对方的存在。”这许多年来,虽然马龙和许昕他们本人不知道对方都住在庞城里,但是陈玘没过几天就会抱着王楚钦去看他们其中的一个,再在家里住几日,马龙和许昕都出奇地喜欢他,可以说王楚钦就是在他们两家轮流长大的。


    “……”


    马龙无语,“怪不得这孩子一看见我就喊父亲,都是玘哥你教得好。”


    许昕也是十分无奈,“玘哥,你为了让我儿子不失去我们其中一方的爱,所以直接让他失去双方吗……”


    “我这不是为了你儿子健康成长,你看看你都把小胖逼成什么样了,听说他没成亲就想着和离的事情,大头除了没有日日和你住在一起,跟小胖有什么区别。”


    许昕这才想起来樊振东和林高远还在,这个故事的真相没把他们逼崩溃已经是万幸了,“阿爹,”樊振东看许昕突然看着他, “你跟额……我父亲说清楚吧,我先带高远出去?”樊振东总归是个乾元,而且从小就看见许昕无数不靠谱的事情,在林高远还在努力消化的时候他就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陈玘向他们眨眨眼睛,出去的同时顺便把门关上了,大有他们不说清楚就不让出来的意思。


    “马龙,你为什么不给高远找个娘或者爹?”


    “不是说了我不会再娶吗,”马龙轻叹了一声,“你总是想跑,所以如今我亲自出外做买卖,可是你却躲在庞城不出门了,怪不得这许多年来我都没有在外面见过你。”


    想来他们已经十数年没见了,儿子都到了该成家的年纪。当年的事情实在是年少不懂事,马龙因为以前的许昕太自由了,怕他一去不回,所以想把他牢牢地握在手中,谁知道许昕不是风筝而是鹰隼,把他抓住了反而狠狠地咬你。现在的许昕安静下来了,会认真想想当年马龙爱他的方式,但是在樊振东面前却还是嘴硬地不后悔。


    “如果你有发现我在这里,会做什么?”许昕突然问道,然后又像在掩饰什么,“我就随口一问啊,你要不想回答就算了……”


    “我想什么时候找到你,就带你回家,”马龙上前扣住他的手,已近不惑之年的男人在许昕眼里似乎还是许多年前那个年轻的样子,“你想干什么都陪着你。”


    “我想去见我儿子来着。”许昕轻拍了下自己的额头,把马龙刚营造的温情氛围直接打破了。


    “那小胖和高远怎么办?”


    “让他们再玩几天,反正也跑不了。”


    陈玘刚煮好一壶茶,马龙和许昕就开门出来了,还不等他问些什么,两人就牵着手往外跑,看得樊振东和好不容易缓过来的林高远一愣一愣的。


    “我爹他们……干什么去……?”


    “去找你俩的弟弟吧,马龙和许昕也算是破镜重圆了嘛,不枉费我辛辛苦苦地帮他们,”陈玘回答,“说起来新手父亲不愧是新手父亲,差了一个多月的小孩儿都没看出来。”


    “我就说不可能这么巧三个都是同时出生的。”


    “所以我们几个谁最大?”


    这同样是林高远想知道的问题,两个人一起眼巴巴地看着陈玘。


    “高远啊,不是说一个多月了吗。坤泽比乾元大一点也不是什么大事啦。”


    “不是,当初冰人馆没有合过八字吗?在我爹和他父亲眼里我们的八字应该是大头的八字啊,这么巧的事情冰人就没有看出什么来?”


    陈玘微微一笑,“你以为冰人馆无缘无故找上你们真是因为做好事啊,先出去打听打听这儿的老板是谁吧。”



*是这样的……大头出生几天的时候,小胖3个月,高远5个月……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27)
©浮华虚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