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虚镜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柳动蝉鸣日落潮汐,不能自已。

【龙蟒】怕蛇

    现代奇幻故事,一发完

    ooc预警,强行套梗的悲剧23333

    马龙从小就怕蛇,去博物馆看见蛇的标本也会吓得瑟瑟发抖,熟悉的人甚至连“蛇”字都不在他面前提。他也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心理疾病的程度,但心理医生的系统脱敏疗法可能会令他更害怕,生活中见到蛇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少的,既然不影响生活日常,那还是算了。

    他念到研二,跟着导师秦志戬去新加坡参加一个研讨课题。秦老师的老师在新加坡大学做教授,他当然不会亲自来,来接他们的是一个少年气十足的男孩子,他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兴奋地向他们招手。

    “秦老师,我叫许昕,是吴教授的学生。”

    秦志戬点头,看了一眼马龙,“我的学生马龙。”

    “知道。”许昕笑得乖巧,拉开车门请他们上车。

    马龙坐在副驾驶,明目张胆地打量许昕,他哼着歌儿,笑容就没下去过,下垂眼看上去乖巧得很,看起来就无忧无虑,是被宠着长大的。

    许昕的车开得很稳,很快就把他们送到了酒店,他跟马龙交换了联系方式,说下午来接他们去跟吴教授吃饭。

    马龙这才想起许昕算是他的小师叔,都是吴教授培养的学生,但是跟自己的老师还真是天壤之别。

    他们的课题顺利进行,许昕没怎么在工作场合出现,但经常性地来给他们送饭,等他们有空还拉着去玩,秦志戬笑着说年纪大了禁不起折腾,马龙便跟他一起去。

    马龙觉得跟许昕出去还是挺开心的,毕竟许昕本人就是个好玩的人,很好相处,秦志戬这种不苟言笑的人来了新加坡都爱笑了许多,许昕领着马龙跑了好几个地方,年龄相仿的两人迅速建立起了友谊。许昕开始给马龙带很多额外的东西,吃的玩的,各种小玩意,晚上抱回酒店,秦志戬还问他怎么回事。

    “许昕送的。”

    “你俩关系挺好?”

    “嗯,他挺好的。”

    马龙没有再说下去了,到一边把东西收拾好。

    秦志戬从马龙本科开始带着他,五六年时间相处下来,把孩子的性格摸得一清二楚,马龙也随他,待人接物都严严肃肃一本正经的,他还没见过这么快就让马龙卸下心防的小孩。

    许昕是很好,这些日子相处下来,马龙还挺喜欢他的,马龙没有跟男生谈过恋爱,上一个女朋友也已经是一年多前的事了,也不知道是许昕恰好填补了他心里的空虚点还是他真的就被许昕戳中了心灵,不过他胆子小得很,没把握的事情不敢做。

    课题还有两天就结束了,秦志戬和马龙很快就要回国,许昕还是照常在他们有空的时候去找马龙,但他明显没有前面的日子那样笑得没心没肺,马龙心里自嘲地想会不会也有他的原因。

    “龙哥,你喜欢蛇吗?”

    马龙不可控制地抖了一下,他用力握成拳,指甲都戳到了手心,“怎么问起这个?”

    “我一直挺想养蛇的,问问你。”

    马龙确保许昕没有注意到他的反常,慢慢把拳头松开了,“这个我不太了解。”

    “还以为你什么都懂呢,”许昕笑着拉上马龙的手臂,“我们去宠物市场看看吧?”

    !!!

    马龙的呼吸都乱了,许昕还跟他贴着肩膀,幸好他什么都没有问,马龙现在是无比庆幸他那大大咧咧的性子。

    “今天太晚了,下次再去吧?”

    “你不是要回国了吗?”

    “你什么时候可以回去,我带你去找找。”

    “那得等我毕业。”

    许昕眼里亮晶晶的,马龙在那一瞬间里心跳不止,他可以发誓绝不是因为对蛇的惧怕,他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许昕的、与自己相差无异的感情。

    马龙凑了过去,蜻蜓点水一般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吻,“我等你。”

    回国后,马龙马上就联系了心理医生。学习之余,最经常去的地方竟是医院,医生一步步帮助他克服心理障碍,一向怕蛇的人竟然埋怨这样的治疗速度太慢了。

    心理医生是哭笑不得,“马先生,根据您的描述,您曾有过心理阴影,应该是属于对蛇极度恐惧,治疗只能循序渐进地进行,急了可能会物极则反。”

    马龙心里极度不悦,他现在满心满肺都是许昕,他还有半年就毕业了,要是在这段时间里治不好,以后怎么跟许昕一起养蛇。

    “龙哥,最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林高远觉得自己的家教老师在去了新加坡之后反而有些不高兴啊,英语作文写完最后一个单词,他咬着笔头问发着呆的马龙。

    “没有,”马龙摇头,忽然想起来林高远的父亲也是心理医生,“高远,你爸爸认识治疗恐惧症快速有效的医生吗?”

    “有吧。”

    马龙根据林高远提供的信息找到了他父亲医院的一个很年轻的心理医生,看上去很年轻,但是却黑得不像长期在室内工作的人。马龙看到桌上的台签——张继科。

    张继科似乎是个性子特别急的人,问了几个问题就摆摆手示意知道了开始写病历,然后抬起头来危险地对马龙笑,眼睛透着眼镜闪烁的光让他绷紧了神经。

    “别紧张,”张继科笑道,“你之前治疗的方法确实太温吞了,要想快点治愈的话那就得来一剂猛药。”

    “什么意思?”

    张继科带着马龙去了他的休息室,那里放着一个蛇箱,马龙一进门就不可抑制地开始颤抖,张继科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抚,“那是我养了很多年的蛇。”

    马龙看着张继科打开了蛇箱,那条小青蛇乖顺地爬上他的手掌,顺着手臂一直游到肩膀上,然后往他脸上舔了一口,马龙眼前一黑差点一口气就没顺过来。

    张继科拍拍小青蛇的头,把它重新放回箱子里,“没事,小蛇儿听话的很,不会咬人的。而且它没有毒,咬了人也没事。”

    马龙颤抖着点头,又缓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说的猛药?”

    “嗯,你把它带回去养几天……”

    “医生,今天不是愚人节。”

    “轻松点,”张继科笑道,“听林主任说你是觉得以前的心理治疗过程太慢,如果想要快的话,养蛇绝对是最有效的方法,小青通人性,是我最喜欢的宠物了,现在借给你,我也是舍不得啊。但是既然医者父母心,便忍痛割爱吧。”

    马龙带着蛇箱出了医院大门,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即使张继科已经好说歹说表明这条蛇绝对没有任何危险,但是对于一个从小就惧怕蛇的人来说也是太难接受了。

    他的手里还有张继科写下的各种注意事项,不仅得吃得好,还得每天放它出来让它在屋子里遛遛弯,小蛇儿确实如张继科所说完全不会伤人,但马龙还是战战兢兢,生怕这蛇突然就发狂扑上来咬他一口。

    秦志戬看见马龙忽然带着条蛇来上课也是吓了一跳,他是知道马龙有恐蛇症的,听完理由后都不禁要仔细思考那个姓张的年轻医生是庸医的可能性有多大。

    马龙跟小蛇儿相处久了,觉得这蛇跟自己的认知真的截然不同,他不知道蛇还喜欢喝果汁的…

    有一回,同学给马龙塞了一瓶蜜桃汁,他回家后随意放到一边,就进厨房给自己和小蛇做饭了,它挑食,就喜欢吃肉,各种肉,张继科是特意交代要给它喂叶子的,谁知道马龙把东西都弄好放在它面前了,就被一尾巴拍到了地上,吓得他差点把蛇箱都扔了,如此三次,再也没有煮过叶子。

    幸好马龙也是喜欢吃肉的,一人一蛇在吃这方面倒是达成了高度一致,马龙在学校倒是会在秦志戬的监督下吃点青菜均衡营养,不过蛇本来就是肉食动物,真是搞不懂张继科怎么想的要给他它吃菜。

    马龙从厨房里出来,小蛇儿正盘着身子躺在茶几上,尾巴卷着那瓶果汁,马龙看了它一眼,把手中的东西都放下了,他帮着他拧开了瓶盖,再倒进它常用的盘子里。

    他甚至可以感觉的小蛇儿的兴奋,他几乎撞进盘子里,一口一口地喝着甜水儿,马龙终于第一次觉得它十分的可爱。

    蛇是冷血动物,大热天的抱着很是舒服。马龙一开始自然是不敢的,小蛇儿自觉地钻进他怀里,当时他吓得没敢动,但是它只是调了个舒服的姿势,一动不动地躺着。

    马龙特意给张继科打电话,结果被对方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你还可以抱着它睡。”然后就挂了电话。不过他还真没勇敢到可以抱着蛇睡的地步。

    小蛇儿喝完蜜桃汁,抬起头看着他,眼里似乎闪着光,马龙忍不住摸了摸它的头,“明天再给你带,好不好?”

    原本以为它会高兴得打滚的马龙诧异地看着它游进了沙发和抱枕之间,整条蛇都团了起来。这是害羞了?

    马龙好久没有笑得这么开心,他移开抱枕,把小蛇抱起来,“吃饭了。”

    小蛇儿缠着他的手臂,蛇信吐出来舔了马龙一下,马龙只是僵了一下并没有把它甩开,它高兴得一下一下地舔他,直到把马龙舔得满脸都是口水。

    马龙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忍不住笑了,“你真像许昕,喜欢吃肉像,喜欢小甜水像,抱起来还凉凉的。”

    喜欢你也像,小青蛇默默在心里给他补充。

 

    马龙知道自己不怕蛇了,现在的他可以天天抱着小青蛇给他喂食,甚至准许了它睡在自己的床上,小蛇乖乖地躺在他的身边,安安顺顺地度过一夜又一夜。

    应该把它还给张医生了,马龙想。

    他带着蛇去了医院,小蛇儿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一开始并不愿意进蛇箱,马龙耐心地哄它,后来往蛇箱里放了一瓶蜜桃汁,才抱着它进去,小蛇儿明显的不开心,从家里去医院的路上都是蔫蔫的。

    张继科看到马龙时还吓了一跳,“怎么,你不是恢复得挺好?”

    你怎么知道恢复得挺好的?马龙没有把疑问说出口,“我觉得我好了,把它还你。”

    马龙把蛇箱放在桌子上,张继科听他说了近况,无奈下了结论,他确实已经痊愈了。他打开了蛇箱,看了看明显圆了一圈的小蛇,一脸嫌弃。

    “张医生,它不愿意吃叶子。”

    “我知道,但我是个素食主义者。”

    小蛇儿目不转睛地看着马龙,马龙跟他对视着示意他不要闹脾气。

    张继科看着他们眉目传情,冷着脸勾了下嘴角,“我看我家小蛇挺喜欢你的,要不送你吧。”

    “不要则样。”

    “你俩敞开来说不行吗!”张继科把病历本往桌上一拍,“马龙你是不是喜欢许昕?”

    “许昕?你也认识他?”

    “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马龙跟张继科杠上了,他看着对方没有说话,为什么会忽然提起许昕,张继科跟许昕是什么关系?

    一直缩在一边的小青蛇在收到张继科的数个眼刀之后,游到马龙脚下用身体撞了撞他,马龙低下头问怎么了。

    然后小蛇儿说话了。

    说话了!

    “龙哥,我说我是许昕你信吗?”

    马龙活了20多年,一直是唯物主义的忠实拥护者,听到一条蛇开口说话还是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他足足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小蛇儿说了什么,它说他是许昕?

    许昕见他不说话,心里一颤,晃着身子变成了人形,马龙已经快半年没见他了,他比那时候胖了一点,还是很好看。

    “龙哥,真的是我…”许昕并不敢靠近马龙,这样的打击对马龙来说有点大了吧,本来就不应该变回原型来骗他。

    马龙紧紧地盯着他,其实他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他明明喜欢着许昕,而且也算是是他治好了他的恐惧症,要是他知道有这么可爱的小蛇,可能就不会有这个病了。

    “马龙,你说句话!”许昕跺了一下脚,又瞪了一眼张继科,“都怪你出这鬼主意!”

    “怎么就怪我了?马龙这么久没联系你了,要是联系了不就知道了吗!”

    “张继科你强词夺理!”

    马龙拉住了许昕,“别跟他吵。许昕,你怎么不告诉我?”

    “你不是怕蛇吗…而且就算你不怕,我也担心吓到你。”

    “谢谢你治好了我的恐蛇症,”马龙忽然笑了,“我也担心,担心你知道我怕蛇,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怎么会…”

    “那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嗯。”许昕点头,侧身抱了一下马龙,“真的不怕?”

    “我可以抱着你睡觉。”

    马龙哈哈大笑,许昕剜了他一眼,说他幼稚。

    “他才不幼稚,你俩快走吧,别碍着我接待病人。”

    “狗子哥你明明就是个庸医,还装什么。”

    许昕吐了吐舌头,在张继科恼羞成怒扔他们出门之前拉着马龙走了。

    马龙揉了揉许昕的头发,伏在他的耳边问他,“你的小箱子不要了?那以后只能跟我一起睡了。”

    许昕瞪他,尖尖的牙按在马龙颈边,“你要敢欺负我,就咬你。”

    “我不敢,怕呢。”马龙把他按在怀里,摩挲着他的后颈吻了一下他的发旋,“跟我回家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9)
热度(101)
©浮华虚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