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虚镜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柳动蝉鸣日落潮汐,不能自已。

【白撒】博物馆衍生(一发完)

    首页的小可爱们注意了!!这是明星大侦探衍生,白敬亭x撒贝宁

    来自明大第二季第四案“厉害了我的馆”中小白对撒老师那个扑倒xd

    有点强行套梗的意思,所以明显是个悲剧 

    HE,结束得猝不及防

    第一次写这对,不知道这样打tag对不对,如有不妥请告知,感谢

    以下正文。

     “这是四羊方尊,是商代晚期的青铜器…”

    撒干事每天兢兢业业地在博物馆里工作,他们的馆在长沙并不算热门,他悠闲的时间还是挺多的,但是最近展出了成吉思汗相关的展品,一时间门庭若市,通常是撒干事刚回去喝了口水又有人来了。

    背着双肩包的少年似乎特别惹人注目,旁边的小姑娘叽叽喳喳不停地跟他说话,但是认真讲解的人却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我是北大历史系的学生,有什么好听的。”

    这句话终于吸引了撒干事的眼光,他一看见他,眼里闪过一丝诧异,白小爷挤开人群,向撒干事伸出手,“学长,许久不见。”

    撒干事笑着拍了拍白小爷的肩,“许久不见。”

    说起来,他在离开北大之后就没见过他了吧。

    白小爷年轻,正在念研三,出乎意料的是撒干事与他同龄,可能是在外面风餐露宿久了,脸上有着明显的沧桑感。撒干事早就念完了研究生,他是公认的天才,一路跳级上的大学,他热爱冒险,读研开始就跟着考古队在深山老林里东奔西跑,但是这样的天才却没有继续念书,而是回了长沙在一个普通的私人博物馆里做讲解员。

    这一天里白小爷都跟在撒干事身边,撒干事喊了保安来赶也赶不走这块牛皮糖,无奈只得随他去了,白小爷笑得乖巧,自然而然地接替了撒干事的工作,替他应付越来越多的游客。

    撒干事闲下来了就坐在一边喝茶,看着白小爷感叹这小孩不见老。当年白小爷进北大的时候,撒干事念大三,恰巧是他们班的班助,新生知道班助跟他们同龄的时候也是十分诧异,也因此玩得很好,可能是白小爷长得好看,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是班长,撒干事也就跟他走得特别近。

    白小爷偶尔转过头来看他,其实在他的心里,撒干事也不见老,他的心啊,依旧是那样的年轻,有活力,笑得十分的好看。他记得他们走得近的时候,撒干事跟他说过,作为北大的一份子,要好好学习,报效祖国,不要沉溺在爱情之中,荒废了学业。当年还什么都不懂的小萌新白白就乖乖的听话了,结果被他撞见了学长跟大一的小师妹们愉快地交流。

    当时可把还不是纯情少年的白小爷硬生生逼成了小爷。他在撒干事楼下堵他,当着一群室友的面就把撒干事拉走了,室友们看着那眼神愣是不敢拦,后来那晚上,撒干事回来得很晚,回来就蒙头睡了。他的室友们还以为他抢了白学弟的女朋友,所以被打了一顿,“小爷 ”这个外号就这么传出来了。

    其实吧,白小爷生气不是因为什么女朋友被抢,而是单纯地为了撒干事本人,他呢,也没有打他,他亲他了。

    是的,他们在一起过,曾是恋人的那种在一起,时间还挺长的,整整五年,可是有一天,白小爷一如既往地泡图书馆——他的恋人不在身边,只能学习,撒干事一个电话打给他,开口就说了分手,不容置疑式的,白小爷还以为他不过是一时闹脾气,结果发现所有联系方式都已经被拉黑了,他去他们共同的研究生导师那里去问,导师说撒干事家里让他回去帮忙,就算是一直希望他继续念书的导师也劝不住。

    直到现在他们重逢,白小爷才重新见到了撒干事,其实不过两年,却让白小爷生出了沧海桑田之感。

    撒干事以为白小爷只是单纯来这里参观的,因为他的研究课题也有成吉思汗及其相关将领的内容,他们展出的重头戏就是蒙古有名的开国将军“博尔术”的盔甲。他们晚上一起吃了顿饭,白小爷什么别的都没有跟他说,好像就真是只有学长学弟那层关系一样。

    直到第三天,他们馆里死了人。

    已经闭馆了,博物馆里只有撒干事和魏保安两个人,一声警报打破了宁静,住在隔壁的鬼鬼带他们发现了馆长的尸体,随后白小爷也被找来了。白小爷是背着包来的,撒干事有点奇怪,这小孩怎么大晚上的还背个包,就开口问了,然后两个人旁若无人地聊了起来。鬼鬼看看白小爷又看看撒干事,两个人都没有停住嘴的意思,不禁大喊了一句“死人了!”

    结果,撒干事猝不及防就被扑倒了,白小爷惊恐地扑过来的时候他心里还暗想幸好这是张床,要是地上可咋整。白小爷紧紧压在撒干事身上,不动声色地抓住撒干事的手臂,撒干事推了他一下示意要起来,白小爷却没有管他,自己半抬起身子看着侦探小姐,“死人了?”

    撒干事见白小爷这样却是直截了当地推开了他,他们现在可没有什么亲密的关系,两个男人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白小爷坐到他身边,脸上依旧是装出来的惊恐神色。一旁的何小哥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撒干事撞进这双眼睛里,就是看出了狡黠与玩味,他看了白小爷一眼,“我又不是不同意,你温柔一点行不行?”

    白小爷把头搁在撒干事肩上,轻声说道,“我温柔了你还是不高兴。”

    几年前的事瞬间浮上心头,撒干事慌忙站起来走到尸体旁边假装查看尸体,心里扑通扑通地直跳。

    欧神秘的出现让白小爷有些恼火,虽然撒干事那色迷迷的眼神十有八九是装给他看的,但这种热情的态度就是让他不爽,而且那个看上去就一点都不靠谱的侦探小姐鬼鬼在念报告的时候还全程摸着撒干事的脸——白小爷就在一边冷着脸看着,撒干事偷偷看了一眼他,心里的小人在捂脸,这个人到底几个意思。

    其实白小爷更想问他的学长这是几个意思。

    撒干事就近坐了下来,魏保安紧接着坐在他旁边,白小爷跟在后面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保安先生,跑到最远的位置坐下了。撒干事依旧跟几年前还是学生时代的他一个样,一群人在这里,那个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人肯定是他,白小爷一直盯着他看,只感觉他跟旁边的保安有点亲密太过,而撒干事更像是在他面前故意演戏一样,不断跟魏保安说话还动手动脚,他一眼就瞥到旁边的弓弩,伸手拿了过来,假装玩着就瞄准了那个方向。撒干事回头一看这小孩竟然玩这么危险的东西,差点没跳起来。

    “别别别,那是真的!小白,快放下!”

    白小爷危险地笑着,把弓弩放回原位。撒干事担心他再搞这样的事,也就安分了两分钟。是的,就两分钟,在听说魏保安曾经出过门之后就又开始跟他吵吵闹闹了,白小爷也就是盯着,无奈地不想管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这句话果然是真理。

    可能是因为年轻帅气的外表很容易迷惑小妹妹,白小爷很快就跟鬼鬼手牵着手做好朋友了,撒干事心里不太高兴,但他又不好说些什么,一个邻家妹妹一个直系学弟的,挺好。

    白小爷都快气哭了,他真当一个邻家妹妹一个直系学弟的组合很好了?他想气一气他的目的真的是适得其反,鬼鬼趁着撒干事没有注意,牵着白小爷的手贴得紧了点,“白小哥,你跟我撒哥哥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啊?”

    “为什么这么问?”

    “撒哥哥房间的照片有一张你们的合照,我见过。”

    “你怎么进的他房间?!”

    诶诶诶,重点搞错了啦!

    “果然有关系啊!哈哈哈这就是侦探的直觉,很好的,什么关系?”

    “你俩干什么呢,干正事!”

    撒干事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声,白小爷终于笑了一声,跟上他的步伐。

    白小爷很快就被发现是来寻找妈妈的,撒干事心中的担忧终于放下来,他还以为他是故意来找他旧情复燃的,幸好不是,他已经祸害这小孩五年,实在不想再接着耽误他了。可是当他发现小白的妈妈已经死了,而且是被自己的三叔杀死的,他控制不住地去担心他,白小爷看着他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

    魏保安被揪了出来,是他杀的甄馆主,不得不说在场的人都想谢谢他。白小爷和撒干事在博物馆旁边的小餐厅里吃了个饭,其实吧,一个的父亲被杀害,一个的母亲被杀害,即使凶手已经躺在那里被放血而死了,但是谁又比谁好。

    或许有一份同病相怜的加成,两个人倒是越聊越近,白小爷跟着撒干事回了博物馆,在他开口赶他走之前,抓着他的肩膀把他抵在墙上,“撒撒,告诉我实话,你是因为父亲去世所以才跟我分手的?”

    撒干事看着他,终于点了头,“其实吧,我早就想提了,考古这工作其实危险得很,我也怕有一天就留在深山里回不来了,所以不想祸害你,家里出事只是给了一个契机,所以我不念书了、也不考古了,回了这里查他死亡的真正原因。”

    “那现在呢!”白小爷的声音忽然拔高了,“现在什么都查清楚了,当年你这么随随便便地就分手了,现在就不愿意再跟我在一起吗?”

    “小白……你妈妈去世了,倒是表现一下伤心啊!”

    “你不是说过,‘死者长已矣’吗?我妈肯定不希望我不开心。”

    “话是这么说,但是……”

    “你不要但是了,我马上就毕业了,书是念不下去了,妈妈也没了,我只能跟着你。”

    “诶呀,我能给你什么啊!”

    “我可以跟着你在这里做解说员,前两天你也看见我的工作能力了!”

    撒干事一下子噎住了,这小孩的如意算盘倒是打得响啊,几年不见,单纯的小模样都哪里去了!也就是撒干事信他是单纯的,当年在寝室楼下堵他的事情可能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我不管,撒撒,我就跟着你了!”

    白小爷还真是小爷啊,狂得很,这句话刚说完也不等撒干事反应就仗着身高优势亲了上去,咬着他的唇直到把撒干事亲的说不出话来才放开。

    “答不答应,快说。”

    “好好好,我答应还不成吗,先告诉你,这里可不可能放上火锅。”

    “没事没事,吃你就行。”

    “什么?”

    “什么都没有啊。”

 
标签: 白撒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157)
©浮华虚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