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虚镜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柳动蝉鸣日落潮汐,不能自已。

【獒蟒】奉旨成婚(5)

    小伙伴们,要不咱把周更改成10天一更吧…… 

    太太你们快来 @就不是个正经人  @朱佟屿  @准备不在 

    前文看这→奉旨成婚(1)(2)(3)(4)

    目录

    前方军事紧急,大军可谓是日夜兼程,休息的时间尽量减少,最怕晚了一步,边境又出些什么事。许昕第一回跟着军队长途跋涉,张继科也能猜到许昕多少会不习惯,白日里带着他骑马前行、休息时则同帐而眠,吃住皆在一起,但是许昕只是沉闷了几天就恢复了活力,开始前军后军不停地溜达。他离了京城,没有了太傅和皇帝的处处看管,倒重新多了些以往无忧无虑的心,张继科看着也觉得好玩,就随他开心了。

    许昕对张继科的军队还是抱有一点好奇心的,跟他在史书上读到的戚家军和岳家军不同,张家军没有那么多的规章条例,但并不是说张家军没有纪律,他们的主帅年纪轻,该严肃是严肃,该玩还是得玩,手下的人自然也是充满着活力的。许昕对周雨——张继科的副将的印象很好,他们都是江南人,算是半个老乡。许昕离家久了,吴侬软语已经许久不曾听过,他曾经在校场见过周雨,也算是认识的,张继科看在这份情面,就让周雨跟在他身边保护。

    张继科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许昕有时候拍马追上来走在他身边,听他讲讲过往城池的奇闻轶事,张继科毕竟离京早,从军多年以来从跟着军队的小卒到成为军中主帅,去过很多地方,见识十分广远。但更多的时候,他总想看看沿途的风景,就跟在军队的后面,跟周雨慢慢地走。

    离边境越来越近了,前方的探子已经回传了消息,边境城池除了最先因为措手不及而失守的两座外,其他还十分安全,高丽的军队后退了很多,已经快退到两国的边界线了。是先收复城池还是绕城追击另一个方向的敌军,张继科权衡了利弊,召集众将商量。

    “将军,找不到许大人。”

    张继科皱眉,往帐下看了一周,许昕并不在,也没有周雨的身影。周雨跟在他的身边是最久的,张继科议事时也习惯他的存在,这一时不见还真是十分突兀。

    “周雨陪着监军大人在后军吧,”闫安出列开口道,“最近他们都走在后面。”

    “速去后军找。”

    “将军,不要延误了军情。”

    “许昕是陛下亲封的监军,等着。”

    方博看了一眼闫安,催他快去。虽则将军素来不把监军放在眼里——哪一个监军不是皇帝亲封的,他们这嫂子是多有能耐,还是说是将军格外宠他,非得把人等到了才肯商议?

    闫安刚撩开帐子,迎面就碰上了许昕,“监军大人,巧得很,里面正等着您。”

    “将军,属下来迟了。”

    许昕给张继科行了个礼,刚想走到一边站定,张继科做了个动作,让他坐下,许昕虽自称属下,但主帅与监军在军队中算是平级,张继科能坐,他许昕自然也能坐。

    “我听说前方是岔路?”许昕开口道,“将军这是在商议如何走吗?”

    张继科点头,“尚未讨论得当。——方博,有何意见?”

    “将军,末将认为应该先收复失地,高丽我们了解,驻扎的军队并不是他们的强兵,收复城池并不困难,而且,若先收复城池,即是树了我军的威风,之后迎击敌军就有底气了。”方博也算是跟了张继科许久,学了他的许多谋略战策,分析下来十分有理。

    张继科沉吟了片刻,“周雨呢,你怎么想?”

    “属下赞同方将军的说法,先行收复城池,以树军威,况且先把失守城池收复,上报给陛下,自然可以先让陛下放下心来。”

    一旁喝茶的许昕放下茶盏,看了一眼张继科,张继科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但许昕还是执着地看着他,他便点了点头。

    许昕站起来,身后众将皆现了惊诧神色,“将军,如方副将所言,失守城池内的敌军远不及我军军备优良、英勇善战,我们大可在击退敌军后回头收拾不迟。敌人的大军才是我军的重点,而以免警觉,便是绕开城池,出其不意。”

    张继科皱了许久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监军的观点与我不谋而合,攻城易而敌军难,敌军一破,城池或许也不攻自破。——传令下去,绕开锦阳和安庆,直扑敌人大军。”

    “是。”

    众人纷纷散去,许昕帮着张继科系上披风,两个人相视一笑,并肩走出帐子。

    “你手下的副将还不及我懂你。”

    “懂我什么,这难道不是监军的真实想法?依你的才能,以后监军这位置撤了,来我军中当个军师如何?”

    许昕失笑,“我第一次听说军师是这么随便就能当上的,将军看我的想法与你一致,给你传话不成?今日那是属下看出您的想法,给您台阶,以免让你没机会开口。以后可未必了。”

    “那我等着。”张继科也笑了,“今天守将说找你不到。”

    “跟周雨到后军去了。如不在你跟前,便是在后军,下次要找只管让人到后面找去。”

    “你倒真不像行军打仗。”

    “那不是信得过张家军嘛,定能旗开得胜。”

    周雨和方博看两人有说有笑地走过,便道,“你看将军和夫人的关系是不是越发好了。”

    “你跟嫂子说了什么?”

    “说说咱们将军的辉煌事迹呗,”周雨斜了他一眼,“把科哥参军以来能说的都说了。”

    “我看啊,人家关系好是因为方才帐中那‘不谋而合’,跟你没半毛钱关系。”

    “咱俩这戏演得好?”两人忍不住笑出了声,他们跟了张继科这许久时间,怎么能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他们就是想听听许昕这么说,也幸好他开口了,要不然他俩害得主帅下不了台,事后不知道得被怎么收拾。

    许昕自认自己有一点知人之明,跟张继科在一起久了,知道他跟一般的将军不一样。张继科真真是丰神俊朗,兼备胆量与谋略,而周雨,给他补齐了关于张继科“武”的想象。

    张继科的外号叫“藏獒”,被叫了很多年了。他十七岁从军,年幼时曾在肖门下学武,算是全才,除了枪、剑外,还精通许多兵器。他的父亲——张家军上一任元帅,在儿子到军中还没三个月就因为误入敌军的埋伏,一命呜呼。张继科年少气傲再加上过人胆识,接替父亲后就十分强硬地领兵绕道攻入了敌军后方阵营,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经过一夜苦战,生擒敌军将领,为父报仇。他的威望也是这般树立的,毕竟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黄口小儿,借着张家嫡长子的身份继承了张家军,难免会有人不满,而这一战后,再也没有人对张继科冷嘲热讽,他总算是坐稳了主帅的位置。

    至于“藏獒”,则是源于另一场苦战。那是在西域,张继科奉命带兵联合吐蕃剿灭匈奴,但是在河套地区的高阙塞却遭遇了许多危险,高阙塞易守难攻,两国军队围在城下将近一月,没有丝毫进展。张继科两方权衡了许久,决定先引兵出城再着后路。他亲自带人叫阵,把守城将领引出城外。当时敌将可能也是认为抓住了张继科就是一大功劳,让偏将守好城池就径自追张继科而去。后军的周雨看见敌将已走,立刻组织军队强攻城池。

    但是,到了那日深夜,张继科还未回来,一直惶惶不安的众人终于决定前去寻找,守城的依旧是周雨,他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将军是被带回来时满身的鲜血,长枪都折成了两截。他后来听方博说,将军一直把敌军引到树林深处,血战了一天一夜,他身上的血有自己的,更多的是溅到的敌人的鲜血。最严重的伤是肩上的箭伤,射箭人力度之大,几近将张继科射了个对穿,要不是方博等人去得早,可能就命丧黄泉了。

    藏獒被看作藏人的护卫犬和保护神,在西藏被喻为“天狗”。也正因此,军中的吐蕃人倍感惊奇,盛赞他为“藏獒”。

    “今日休整,你该早点休息的。”张继科跟副将交代了守夜的事,回帐发现许昕还在桌边看书,他从他手中把书抽出,目光不自觉落在那跟还在京城时比起来有些纤细的腕子上,“你瘦了很多,再这么下去,剑都拿不起来了。”

    “哪能啊。不过是不太适应军中的生活,再过一些日子就好了。”

    张继科也是不懂许昕,明明每日进食不多,睡觉也是时好时坏的,白日还是天真开朗、活力飞扬,跟个没事人似的。许昕知道张继科这是关心他,扯起嘴角笑了笑,

“将军该休息了。”

    他们依旧睡在一起,如今虽然已快到夏天,但是郊外夜凉,许昕又怕冷,有时候睡着睡着就蜷缩着身体滚进张继科怀里,两个人倒是从一开始时早起的尴尬变成了习惯。现在张继科更是直接把许昕揽入怀,许昕也下意识地伸手抱住他,相拥入眠。

    坏了,习惯成自然。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0)
热度(74)
©浮华虚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