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虚镜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柳动蝉鸣日落潮汐,不能自已。

【郑蔡】不知春(下)

    萧居棠在花子会混得风生水起,可能是武当只有他一个小道长的原因,毕竟等过几日别的小道童下山,他就没有市场了啊。反正人家现在去到哪里都是人见人爱,收钱收到手软,不过就是有时候会被打包送到点香阁就是了……


    蔡居诚每次看见他被送来都会把人拎小鸡似的拎进自己房里,“说你多少次了,找个别的地方打工不好吗,你有本事去花子会那你有本事不被抓来点香阁啊。”


    萧居棠是有自己的想法的,掷杯山庄远在江南、在夫子庙要跟着念书、在点香阁被各路女侠揉脸,与其去应天府被大师兄压榨,那当然果断选择花子会啊,至于挨二师兄几句骂这种小事完全不用放在心上好吗。


    蔡居诚给萧居棠寻了个角落呆着,每日来找他的人络绎不绝,没有那个时间跟萧居棠瞎掰。小孩子最是坐不住,开始数起了蔡居诚的书柜上有多少本他写的书,看来二师兄涉猎广泛啊,三师兄和师父的话本都有,萧居棠不小心“啧啧啧”发出了声音,正在泡茶的蔡居诚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对坐的华山少侠瑟瑟发抖如坐针毡,茶一泡好就立刻一饮而尽跑出去。蔡居诚一愣,这茶,不烫吗……


    慢着,茶钱还没给呢!


    蔡居诚忙追出去,跑下楼梯下到一半就看见郑居和领着人大摇大摆地进来了,蔡居诚眼看那少侠就要出去了,忙大喊了一声郑居和,“拦住他!”


    郑居和手疾眼快,长剑出匣直截了当地挡住了这位华山少侠的路,蔡居诚三步并作两步赶下来,瞄了眼郑居和后不自然地咳了两声,“茶钱。”


    少侠忙把该给不该给的都交给了蔡居诚,然后小心翼翼地避开郑居和的剑锋一溜烟地跑了。


    蔡居诚一看到郑居和笑心里就害怕,宝石也顾不到仔细装好了,转身就要回房间,郑居和理所当然地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冲着急匆匆过来的沈袖又是一笑,“沈管事,没想到点香阁也有不付茶钱的客人,要不是撞见了我,我师弟今天这一壶茶不是白泡了?”


    “郑道长,这是个意外啊……”


    “最好是,要不然这儿的客人我可就要一个一个地好好查一查了。”


    蔡居诚也是无奈,沈袖已经开始给他使眼色了,他只能拽住郑居和的袍子把人带上楼,郑居和自然是十分乐意的,不管他的师弟是不是黑着脸,他起码主动拉他进房间了啊。


    如果房里没有萧居棠那小混蛋的话。


    萧居棠正美滋滋地喝着剩下的茶,手边还有蔡居诚特意准备的糕点,他没想到还会在这里碰见郑居和,在郑居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的黑脸下,他心中默念了三遍“福生无量天尊”求保佑才迅速跳起来,“大师兄,您今儿来这么早?”


    “我听居亦说你今天在夫子庙读书?”


    “是、是啊,这不是下课了吗,夫子让我回家。”


    “让你回家你就来找居诚?”


    “可、可不是吗,大师兄你看,这么大一个金陵城,除了二师兄这里,我真的没有容身之处了,”萧居棠跑到蔡居诚脚边上手牢牢抱住他的大腿,一边还悄悄给他使眼色,“二师兄你说是不是?”


    “行了,坐下。”蔡居诚知道一向无法无天的小霸王萧居棠嘴上说是怕邱居新那闷葫芦,其实也很害怕大师兄,毕竟郑居和才是武当山上管钱粮的人,要娶暗香那小姑娘,他一句话都不敢得罪大师兄。他又想起年少的时候郑居和带着他欺负刚入门的小师弟,不禁笑了起来。


    郑居和多久没有见过这个师弟的笑了,他一直责怪自己身为大师兄却没有看顾开导好蔡居诚,才使得他日益嫉恨邱居新最后叛出师门。他此前一直想来看看他,但是山上事务实在太多,师父日日闭关又没有师弟替他管管事情,只能听时常走动的外门师弟说说他的近况。就算他最近日日来看他,这也是他见到的久违的蔡居诚的笑容,他不禁愣愣地开口,“师弟笑什么?”


    不像郑居和弹指间心内百转千回,听他这么一问,蔡居诚脱口而出,“想起我俩以前老是欺负……”


    这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但郑居和一听就明白了,年少的他知道要多多照顾怕生的师弟,两人不仅睡在一个房间,有时候下山行道也同行,后来师弟们来了,就一起欺负他们,那时候还因为把宋居亦吓哭了而抄了门规。


    萧居棠人精似的,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了,但看两位师兄一个暗自懊恼、一个嘴角含笑也知道是有什么小秘密,心中暗暗盘算武当大弟子与二弟子的往日旧闻要是集结成书能卖个什么大价钱。


    武当百晓生说到做到,花子会的工作也不干了。从闻师叔问到黄乐师兄,连闭关的掌门和冷冰冰的三师兄都没有放过,终于汇总写成了一本《师兄二三事》,很短的小册子,可能是他写过的最短的一本话本了,但是还是一如既往地受欢迎,特别是经常去看蔡居诚的少侠,几乎人手一本。这次大家很有默契地并没有第一时间拿给蔡居诚看,因为话本的扉页写着龙飞凤舞四个字“勿圈正主”。


    开始有女侠一入夜就来点香阁了,就为了看一眼来看蔡居诚的郑居和,一见他进门便抓着同伴的手臂不肯松手。自从那日蔡居诚想起少年的事郑居和便开始给他送些他喜欢的吃食,特别是糖葫芦和汤圆,蔡居诚根本拒绝不了,开始主动开门迎他。


    “糖葫芦!是糖葫芦啊!”


    郑居和轻轻皱了一下眉,糖葫芦怎么了,他看那女侠低声尖叫之后从背包里翻出一本书开始看,本想上前去问问的他看到师弟的房门开了当然顾不得其他,匆匆忙忙上楼去。


     《师兄二三事》里有一章专门写糖葫芦的,说糖葫芦是两人第一次下山逛元宵灯会郑居和买给蔡居诚的,从此以后,两人便每年都在这个时候相约下山,当然糖葫芦也是必不可少的。定情信物,小姑娘盖棺定论。



    “最近你又写了什么?”蔡居诚送走了暗香师姐,趁着下一位少侠进门的间隙问窝在角落里吃个没停的萧居棠,后者自新的话本出版后又恢复了他在花子会和点香阁之间来回跑的日子。


    萧居棠在蔡居诚这里早就没有了自己是话本大手的秘密,毕竟他还有亲自把书丢在二师兄房里的经历。他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是《师兄二三事》被发现了,冷静下来想了想要是真被发现了二师兄还会让他待在这里吗,他从小背包里取出一本书——《秀才爱上兵》。


    蔡居诚也没想别的,随口问了一句人设就接过来翻开看。


    “应天府捕快和夫子庙先生的日常。”


    萧居棠看着一向喜欢他的话本的蔡居诚看了没两页就脸色复杂地把书合上了,“这是郑居和和宋居亦?”


    “宋居亦最近老是跑去夫子庙嘛,我就想到了……”萧居棠说到一半就闭了嘴,他二师兄的脸黑了三分,他知道不能把《师兄二三事》拿出来,但是怎么就管不住手把关于大师兄的书藏起来呢。


    蔡居诚起身把自己收着的关于郑居和的话本都拿了出来,这些大多是写郑居和和宋居亦,偶有三几本是和邱居新的,他全都看过,但是现在直想翻白眼。


    萧居棠知道他这是生气了,以平生最快之手速把所有话本都收了起来,“二师兄……你想看什么我给你写嘛。”


    “哼。”


    正当萧居棠不知道该怎么哄的时候,郑居和竟然进门了,他今天又提早来了,当然不管他什么时候来都没有人敢拦着,他手里提着一个小食盒,“居诚,给你带了汤圆。”


    “这又不过节,吃什么汤圆。”蔡居诚出言嘲讽。


    郑居和一愣,明明昨天才开开心心吃了饺子,今日吃个汤圆怎么了,他看向萧居棠,发现小孩不敢跟自己对视,“小棠,明天你回去找黄乐做课业。”


    萧居棠不满地嘟哝一声,但还是乖乖低头。可是蔡居诚依旧没有缓和脸色,这下郑居和也有点慌了,他见蔡居诚倒掉了桌上的茶水,连茶叶也换了新的,忙帮着往水壶里倒了清水,用内力一催动,小火便燃了起来,谁知道蔡居诚一见便炸了。


    “你在我一个武功尽失的人面前显摆什么呢。”


    “居诚,你想要解药的话,我随时可以寻来给你,”郑居和不知道他到底在生气什么,但看他因为自己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发了怒,也明白会跟自己有点关系,他心平气和地安抚,“只要你愿意,我立刻带你回武当。”


    “回去又怎么样,我对师父说了这样的话,武当难道容得下我吗?”


    “就算少侠都喜欢你,但是你如何在点香阁过一辈子,师弟们回山的时候都会跟师叔说起你,师父也是想你回去的。再过几日,我就得走了,”郑居和靠近蔡居诚,握住了他的手,“我一走就没有人来陪你说话,给你送喜欢的东西,居诚跟师兄回去吧。”


    蔡居诚不说话,郑居和也是没辙,松开手要帮他把今日的收到的大小礼物收进箱子里,蔡居诚下意识向前抓了一下,郑居和忙抓紧他的手,“居诚。”


    “郑居和,解药。”


    郑居和眼睛一亮,把早已准备好的软骨散解药找出来,蔡居诚没有一丝犹豫地把药吃了,郑居和又倒了茶给他润嗓子,“走了,带上箱子。”


    “嗯。”


    一直被忽略的萧居棠被他大师兄这几句话折服得说不出话来,等他郑居和真的去搬箱子的时候他终于记起了自己是真实存在的,“师兄,你们就这么轻易地决定了回去?而且只是拉手就算了?不用表个白拥个抱或者亲亲什么的吗?”


    蔡居诚和郑居和自小一起长大,连黄乐都知道二师兄是大师兄放在心尖尖上护着的人,要不是那一年的插曲,他们在一起久了早该自然而然地表明自己的心意。


    “你这一年的零花钱都不想要了是不是。”蔡居诚一句话就噎死了这小魂淡。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39)
©浮华虚镜 | Powered by LOFTER